不要問這裡為什麼是這裡←_←
長期有病。各種病。
BLBGGBGL通吃,不過BL所占比例較大。具體雷點具體看,萌點又多又謎。
大概雜食。
真愛→藤田和日郎、月光條例
這裡很喜歡自己的頭像⊙▽⊙

匿龙密语同人、这里流怪物au

这里流怪物au,ooc严重!非常严重!澜和貅黛尔互怼!

码来图个爽,估计没有下文= =

年龄操作有 

澜 是龙类

贝鸶 属于有翼族的一类,头上有小翅,身上特定位置覆盖羽毛,也有用于飞翔的翅膀

貅黛尔 是水幽灵

森 土地的怪物,身体由泥土和石头构成,身上长满了各种各样的植物,热衷于农业生产(?)

风舷 还是一颗蛋,种族不明(其实是因为这里懒得想,所以这个蛋到最后都没孵出来= =

不要问这里这个梗哪来的其他梗去哪了谢谢


-

那个天杀的混蛋!

不对,不是那个蛋!

是那个天杀的混账!

贝鸶看着貅黛尔姐姐愤怒地踢着水,足部的实体有一下没一下的,水声哗哗。

贝鸶不太懂姐姐在气什么,发间的小翅扑扇几下,把水珠子甩下来。

她有点后悔这时候过来了。

万一把翅膀弄湿了,她就得在崖壁上光照最好的巢里待上一整天,最好动都不要动,更不能出去玩。

其实她现在就有点想去看看那颗蛋,她知道那颗蛋在哪个“混账”手上。

但说出来的,貅黛尔姐姐肯定会更生气。

气得等到贝鸶也有蛋时,把贝鸶的蛋抱走就不还给她了。 

想想就觉得很可怕。

贝鸶的小翅又轻轻一抖。

 

-

澜现在很得意,想要高举双手为自己的胜利欢呼。

但他正抱着个蛋。

他紧了紧抱着蛋的手,小心地不让体表尖锐的鳞甲划到蛋壳。

蛋温温的,壳很厚,表面有隐约的花纹。

澜越看越喜欢,靠上去蹭了蹭。

蛋变得更暖了。

澜开心极了。

他才不打算把蛋还给貅黛尔,这又不是貅黛尔的蛋。

水幽灵才不生蛋呢!鬼知道水幽灵是怎么繁衍后代的……有丝分裂?

貅黛尔听到的话肯定气得跳脚。

澜又想,况且她也不会孵嘛。

……这不代表澜就会孵。

但只要有心,任何事都能办到的!(貅黛尔:你滚!)

 

-

如果森知道澜从貅黛尔那又偷又抢弄来了一颗蛋,一定会感到痛心疾首。

他会掐着澜的肩膀把他前后晃,声泪俱下生动形象地给澜描述自己在教导澜时的辛酸,列举这些年澜干过的坏事。

和澜捣过的蛋。

各种意义上。

澜揣着蛋去找森以为展开是这样的。

事实证明,世事难料。

森正在清理小石砾和枯落的叶子。他淡定地看了看澜和蛋,表示好好干,加油。

这位什么时候心这么大了?澜简直惊呆了。

然后他听到森又补充一句,不要为了煎个蛋把林子烧了。

上次澜煮蛋的时候沸了一个池子,结果貅黛尔绕着澜的栖息处浮游,尖声惊叫了七七四十九天。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澜感到怀中蛋一抖。

澜挺郁闷的。

那啥……这回他真的不是要吃这个蛋。

 

-

森觉得自己真是老了。

还是小年轻会玩,没事想孵个蛋。

森拒绝去想自己的教育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今年的水果结的不错。

他为右腹部附近的果树浇了点热水。

 

-

看一下啦。

不给。

就看一下下啦!

不给。

你这个混账!

澜不轻不重地拍了下贝鸶的头。小丫头片子都跟貅黛尔学什么呢你!

都是你害的你还敢说,明明就是貅黛尔姐姐先发现的蛋!贝鸶揉揉脑袋,泪汪汪地控诉。

那也不是她的,又没写她的名字。

脸皮真厚。

澜故意用膝盖轻轻拱了拱。当然,是用没有突起鳞甲的部分。

贝鸶个头小,体重轻,她的种族都是这样,基本没有像澜一样的傻大个……后面这个是貅黛尔说的。

于是她被拱得摔出去了。她连忙用翅膀护住自己,把自己牢牢包住。结果她一时没刹住。

就滚走了。

咕噜咕噜。

等到好不容易稳住,澜早跑了。贝鸶一看,接着,她小小年纪就感到了什么是屈辱。

从她会飞开始,她什么时候把翅膀弄得这么脏过。

都是泥土和草屑,不洗不行。贝鸶心疼极了。

而且她还是没看到蛋。

好气呦。

(end?)

评论(2)
热度(3)

© 這裡得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