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問這裡為什麼是這裡←_←
長期有病。各種病。
BLBGGBGL通吃,不過BL所占比例較大。具體雷點具體看,萌點又多又謎。
藤田和日郎廚,月光條例廚。
這裡很喜歡自己的頭像⊙▽⊙

匿龙密语同人、呻吟信仰(六)

全文链接

(偷偷说下这章没有澜和风舷......)

依旧满满这里流私设


呻吟信仰(六)


她的诞生被赋予诅咒。

这份诅咒因为被需要而被赋予。只是在最初,需要这份诅咒的人并不是她,而她没有能力抗拒,只能接受,只能作为诅咒的容器,被利用着活下去。

那个岛屿被绿色的屏障笼罩,她生活在岛屿中央、根基已开始腐朽的巨木顶端。每一日,在人为制造的小小房间内,她守着一扇无法从内部开启的门,透过裂开的木头缝隙望着层层叠叠的枝叶,想象着阳光的颜色。 

她不知道自己的诅咒是被如何使用的。被利用就被利用吧,就算诅咒有时会划开她的身体,没有任何欲求的她也不再乎。渐渐地,时间麻木了感官,她甚至不再因诅咒而疼痛,纵使那份黑暗一如既往蚕食着她的身心。

没有感受过喜怒哀乐,她会就这么作为诅咒的容器死去吧。与那个人相遇之前,她的生命并没有属于她个人的部分。

但是与那个人、与那名少女的相遇改变了她。

少女握住她冰冷的双手,承诺她会是她的伙伴,愿意为消去她的诅咒寻遍任何可能。

所谓的“自我”由那一日诞生。

然后,她的内心滋生出了新的诅咒。

她开始怀抱期待。同时,在每一日的等待中,愈发渴求一切、包括自身的覆灭。

所谓的诅咒不就是这样吗?深不见底的渴望中混杂着恶意,拒绝移开目光,毋需谈论爱恨,仅仅是、无法放手的一种执念。

黑暗里,她深深地、深深地、注视着唯一会呼唤她的那名少女,贪婪地和少女呼吸着同样的空气。

她那么需要她。

可是,最后的最后,她还是被留下了。那个人得到拯救,却留下什么都没有的她、哪里都去不了的她。这是她孕育的黑暗,是她的渴望造就的结果。

崩毁的岛屿,破灭的世界,在那巨木的顶端,在初次见到的阳光的沐浴之下,她绝望地哭号,撕心裂肺地吼叫,声嘶力竭地呼喊毁灭,宣泄出了所有的“自我”,那是最后的诅咒。

在那一刻,她是那么想和她在一起,那么希望两个人可以一同死去。 

但在那一刻,她又那么庆幸,只有她留下来、只有她死去。而她无法放手的那个人,即使她死去,也可以在她够不到的遥远的彼端,幸福地继续活下去。

 


天还太早,星星已经消失了,依稀看得见月亮,太阳从另一侧升起。

辰无所谓地扫过一眼望去没有人烟的荒土,昏暗的天色并不会影响到祂,祂以人类的姿态步行前进,有点走神地想着澜和风舷——祂确实答应了帮忙照看影龙族的事务,按理来说,祂现在不应该身在与天涯悠角相隔甚远的这片土地。

祂托恺特留了言,风舷应该不会介意祂突然离开。那孩子相当独立,既聪明又懂事,多半也做了其他布置。

跟森的对话让祂想起了一些往事。

出于各种原因,森总是放心不下澜和风舷——不是不信任,只是不放心,但辰很少有类似的作为教导者的心态。这次也是,与其说是为了澜和风舷、为了“毒”而前往这片荒土调查,不如说是为了整理自己的心情。

不同于森所担忧的那些,辰拥有的过往实在太遥远,大多已被时间磨砺到没有任何痕迹。

不过……这个地方似乎还留有什么。

只能说太巧了吧。

想逃?

看向远处,金色的眼睛微微眯起。对辰来说,依靠魔法道具形成的伪装毫无意义,而对方一路播下的炸炮,不过是属于人类的不痛不痒的小把戏。

然而,与其说是因为恐惧而逃跑,不如说是主动选择避开。他认得出龙的人类形态?

并不是抱着抓捕对方的打算来的,辰前进的速度甚至比平时还要慢,即使如此,对方也没能逃掉。辰不着急,祂还想再观察会儿,黑发黑眼的小家伙如同风舷所描述一般稚嫩,正慌不择路地乱窜。

一个小时了,从辰发现目标、由空中直坠下、化为人形、抬手劈裂男孩脚边的土地、男孩头也不回地狂奔开始,这场比猫捉老鼠无趣得多了的游戏持续了一个小时,在这个过程中辰频频走神,祂察觉到自己对这片土地抱有“怀念”这种感情,因此稍稍有点惊讶。

这片土地在数十年前化为寸草不生的荒原,所有的骸骨都被深深埋葬。

因为活了太久吗?单手卷弄深红色的长发,辰消去男孩埋入土中的连环炸炮。祂知道男孩没有别的手段了。

魔法道具、人类的武器。

没有“毒”。

男孩没有任何翻盘的机会。

差不多了吧。

不是指弄死男孩,也不是指逮住对方。辰拥有相比其他龙强大得多的力量,却已不再是影龙王。祂是为了自己而来的,观察得差不多了就打算挥手走了。

其他还是留给新王和副王吧。这已经不是辰的时代了。

没有直接说出可能与现在有关联的往事不是为了隐瞒,只是单纯因为“没有被问到”。祂不知道森会不会告诉澜和风舷那些即使在回忆中也破碎、凌乱、不堪的——森不会说的,森认为辰动摇了,可辰没有,动摇的是森,森很快会意识到这一点。

而且,实际上森并不知道辰知道的事,祂不知道辰渐渐开始忘记的事。辰所知道的和森所知道的不一样。

森很聪明,但祂不会懂。

辰已经存在了太长的时间。永生只是一种说法,少有龙会活上万年。现在更是没有龙像辰一样活了那么久,久到注视着千年的时光也觉得不过如此。

有那么一会儿,辰感到了孤独,这份孤独早于祂忘记的时间而生,只是此刻明晰了起来。

孤独会带来动摇和恐惧,进而犯错。

指尖拂过长发,放松肩膀,辰微微一笑。

“原来如此。”

祂满足了一般,说道。

黑色的介于固液态之间的某种物质正从辰指甲的缝隙中渗出,与看上去黏糊糊的外表不同,碰触的时候并没有粘稠的感觉。但这也许是因为这东西已经失去力量了的关系,剩下的只是搭载诅咒的媒介而已。

辰瞥了一眼,那黑色便飞溅开来,完全脱离了辰的身体,在空气中只存在了片刻。环绕着辰的黑色云朵则像是被看不见的利刃切开,在重聚之前便消散了。

“一个人不够啊……果然有同伴吗。”

祂看着面前的男孩,和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另一人,笑得轻巧。

突然出现的那人站在男孩身旁,似乎没有打算护住男孩,反而是有意保持了距离。

面对辰的话语好似不满般抿了抿唇,没有回应。

那人披着斗篷。斗篷下露出的手和腕子是属于女性的。她的手部粗糙,关节的缝隙里有灰尘,指甲缝里黑色的东西渐渐停止渗出。左右手各有几个指尖缠着白布,白布上有血迹。此刻她正全身颤抖,逐渐加重喘息,但还勉力支撑着自己的身体。

她很高,有着作为女性非常难得的高度。辰想她应该比自己要高上不少。但是她的颈部显得细瘦又干枯,驼背,整个人宛如一棵濒死的树。

辰注视着她,等到她的指尖变干净,才又开口:“那么……你们是想干什么?”

男孩在黑色物质消失后,面对辰,慢慢地横向移动到了那名女性身后。他们之间没有任何肢体上的接触,那名女性对此也没有什么反应,或者说她默认了保护男孩。

她在警惕辰,却又显出点困惑。

“你指什么?”嗓音较低沉而且带点嘶哑,并不悦耳。

辰笑笑。“毒。”祂顿了下补上,“还有时空紊乱。”

她干裂的嘴唇先是紧抿,然后费力张开。“那应该跟你没关系……你是谁?龙族的同伴?”

 “我?我叫辰。有没有关系不是由你来决定的。现在,回答我的问题。”

指尖抵住下唇,辰看着对方试图以沉默抵抗力量的差距。祂在心中权衡了一下,选择了更温和的方式。

没有任何预兆,虚无的花炸开。那名女性不得不松手。

魔法道具砸在土地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辰叹了口气,在心里估计了下面前两人拥有的大大小小的魔法道具的总量,有种在白费劲的感觉。

这片土地暴露在渐渐明亮起来的光芒中。

祂本该知道这毫无意义,力量的差距如同最深最广的海沟,以致小小的威胁都可能导致毁灭。

对方也明白这一点,在短暂的沉默后,放弃了什么似的,总算开了口。“时间……我要回到某个时间。”借由龙族的力量。

果然如此。辰没劲了。祂干脆地拒绝。

“没可能。”

“有可能!”

血花飞溅。

女人捂住右肩的伤口,咬紧牙关。

她瞪视着辰,辰注意到她的虹膜是一种灰色,跟她漏出斗篷的几络头发的颜色一样。这种灰色非常浑浊,可以在一些病人的脏器上被找到。它会带来生理性的恶感。

“这就有点意思了。我已经很久、很久没听过有谁敢这么肯定自己的可能了。尤其在这方面。”或许是对方在虚张声势,或许情况确实比辰想的要严重。辰冷下脸,“那个可能是哪来的。”

涉及时间以为触及世界的基本构成。祂不再为王,但祂仍握有“神”之名。这个时代已不是祂的时代,但这个世界还是祂的世界。

祂得站在世界那一边。

对方再次用沉默反抗。

辰再次叹了口气。祂不擅长记忆类的魔法,但并不是说祂做不到,只要制住对方,花上点时间,人类的记忆又能有多复杂?

被挡住的男孩的法术快要完成了。辰凭借细微的魔法波动判断出,那不是攻击魔法,而是空间魔法。祂完全可以在法术进行中将其破坏,所以祂并不急于阻止男孩。

施放力量,展现差距,以此威胁。

原本应该是这样的。

然而,比照耀着这片废土的太阳还要明亮的、几乎要灼伤眼睛的光芒从天空深处落下,以保护者的姿态降临于辰的面前,遮挡住辰望向二人的视线。

辰清楚地听见了,光芒中传来声音,不是对祂,而是对那无法睁开眼睛的两人。

那个声音说,快逃。

因为那个声音这么说了,所以辰放过了那两人。空间魔法在光芒的掩护下展开,辰一动不动,甚至不打算追踪。

祂只是凝视光芒的中心,坚韧、坚定,一如数万年前,祂也曾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这份光芒。

祂感到怀念,强烈地、深刻地、悲切地。

孤独再次蔓延,这次没有任何的黑色物质。祂只是感到了孤独。

属于整个太阳的光芒不带任何多余的热量,于空气共享同一的温度,不温暖也不冰冷,璀璨却不会有碰触的感觉。

一如既往。

“对了,你还活着。”

“我都快忘记你了。”

辰如同呢喃般轻轻念出光芒中央、人型之龙的名字。

“曜。”

 

 

——曜。

她在笑。

——曜。

她为什么要笑?

——曜。

她在叫我吗?

不是的,她不是这样叫我的。

她给了我新的名字。我接受了那个名字,然后发誓,绝对不忘记。

——曜。

就算忘记一切,也不要忘记她,不要忘记和她一起度过的时光。

就算再痛苦也不要忘记。我发誓了。我不后悔。

——忘记吧。

什么?

——是我的错,是我的无知、我的自大、我的愚蠢招致的结果,是我犯下的错。

你是谁?你在说什么?

——我不会再用那个名字叫你了,你不必忍受这种痛苦了,全部忘记吧。

你是在笑,还是在哭?

——我后悔了,曜。 

我的一切,化为一片漆黑。


辰的场合。

这里已经不怕原作打脸了,可喜可贺。

最近没激情呀好颓好颓的......明明应该是挺简单的剧情为什么被这里搞的这么扯(滚来滚去)

评论(2)
热度(2)

© 這裡得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