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問這裡為什麼是這裡←_←
長期有病。各種病。
BLBGGBGL通吃,不過BL所占比例較大。具體雷點具體看,萌點又多又謎。
藤田和日郎廚,月光條例廚。
這裡很喜歡自己的頭像⊙▽⊙

布鲁游同人、在世界尽头(算是某种恍恍惚惚的机器拟人设定......吧?)

并不具体的设定说明和乱七八糟的话都在文末文后。

满满的这里流私设,各方面。

想到什么写什么,意义不明。

写完后过了两天再看看真是太糟了,而且之前基本依赖维基和一些零散的中文网站,现在疑似有个大bug,这里简直想打自己一顿……先丢着,之后再查查资料,估计要大改【泣】


在世界尽头


-

我真想以别的形式和游星相遇。

如果是这样,说不定就能成为真正的同伴了。

-

他对上识别系统。

程序运行花了数秒,然后表示特别通过的蓝灯闪烁。

没有友好的电子音问候。沉重的门缓缓向侧边滑开,无声无息,仅留出一人可过的距离。

踏入室内时,他有点紧张,下意识屏住呼吸。就好像以前的每次到来一样。其实这没有必要。

门在他身后关上。房间里试剂和金属的气味在清净的空气中混合,形成他所熟悉的味道。很淡,让他感到安心。

还有数量众多的仪器运作发出的声音。并不是每台仪器每时每刻都在运作,根据设定的时间,中间或有间隔。于是,带有各自频率的齿轮碰撞声、马达转动声、液体晃动声和其他几不可闻的微小声响,在他胸膛处回荡出美妙的音乐。

轻轻呼出一口气,他向房间深处走去。仿佛在等待着他,目光前方,有谁端坐于椅上。

数个电子屏呈半包围式安置,亮度被调低,光浅浅描出那个身影。

介于少年和青年的面容十分端正,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脸部的线条带着几分不明显的凌厉,唇薄色浅,眼角却是温柔的。额前的黑色发丝软软垂下,紧闭的双目让人不由自主开始想象那该是怎样的颜色。

他身着纯白的长袖长裤,颈部优美的弧度隐没在宽松的领口下。露出的小臂精瘦而柔韧,赤裸的双脚虚虚悬于地面之上。

还在睡呢,还没有醒来。

有点想碰一下,但随便碰触的话,即使是他也会引发警报吧。

于是他只是看着、充满期待地注视着。

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他轻轻笑了。

-

你又去看他了吗?

固定检查散热窗的时间,负责记录数据的研究人员问道。这名研究人员顶着一头非常显眼的橘红色发,好像火把一样,跟正经的工作服搭配,颇为怪异。

嗯。愉悦的单字从喉咙里蹦出。

又带点小小的遗憾。他还没醒。

设计方面似乎是运用了新技术,可能会比预计时间晚吧。

隐隐觉察到他在担心什么。

不过你放心啦,一定可以见面的。这样安慰着他,手上利落地输入数据。

-

他是在进行撞击模拟实验时知道的。

不用任何工作人员通知他,他甚至比监测器更先一步意识到对方的苏醒,经由蔓延而来的波纹、经由变得温暖的内部。

他想,这是因为他们核心的鼓动是相似的,他们是相互联系的,无时无刻不在感受对方的存在。

他从没有如此急于结束实验。

他从没觉得自己热衷的实验竟会如此漫长。

去吧。确认数据已收集完全,这名体型高大、神色凌厉的研究人员终于放行。

他第一次在长廊上奔跑,无视程序提醒,无视来往工作人员的目光。

对方已被迎接,他知道那会在哪。

然而,越是接近,越是无法加快脚步。等到了眼睛可以看得见的距离时,他反倒无法往前了。

停下了。在不远不近的地方。

稍微、有些不安。

既期待、又有些动摇。

围绕着对方的人不算多。

不动博士离得最近,其他研究人员都自觉地保持距离。

他听见博士和研究人员在讨论计划的进程。那个在宽大的研究服的衬托下,有些纤细的背影安静地立在一旁,沉默着。

他注意到对方穿上了白色的室内鞋。

目光上移时,对上了转过头的对方的眼睛。

啊,是龙胆花啊。

在这片大地上,满满地、满满地、盛开的。

清澈、纯粹、又沉淀了最为璀璨的光芒。

-

有那么一天,他会在宇宙中找到同种色彩的星云吧。

-

他获准指导对方运作放射性同位素热电机。

有点激动,十分忐忑。

初次见面!我是——

布鲁诺?

诶?对方口中的,不是计划设定的名字,而是由他的总工程师赋予的名字。

是布鲁诺没错吧?zone博士告诉我的。龙胆色的眼睛坦率地与他相对。

啊,他的总工程师。布鲁诺想。

是、是的。已经见过面了吗?

建立档案的时候,拜访过了。

语调平和而没什么起伏,可能因为才苏醒不久,话不多。但是很有礼貌。

那么,名字也已经决定了?

不动游星。

我的名字是不动游星。

游星这么说道。

布鲁诺眼中,那花儿在轻轻摇曳。

在可以想象的那部分未来里,他们一同度过了不算悠长、也并非转瞬即逝的时光。

然后,布鲁诺明白了。

那应该就是属于游星的微笑了。

-

他们的休息时间不一定是重叠的。

而且,作为新计划最重要的一部分,刚刚苏醒的游星需要进行的检查和实验次数远远超过布鲁诺的。

在实验室外头转悠的话,zone不会说什么,但专门负责游星所属计划的几名研究人员中,好像有人对此不满。

明明没有打扰他们的工作。布鲁诺在被路过的金发男人又瞪了一眼后,有点委屈。

别理他,他只是在耍小孩子脾气而已。橘红色发的研究人员苦笑着跟布鲁诺说。他同时也负责游星那的一部分数据记录。

这话可能被金发男人听到了。原本已经走开,又特地转回来狠狠瞪了他们俩。

哼。橘红色发的研究人员回击。

幼稚。声音没有很大,金发男人没有听见。

布鲁诺想,这挺有趣的。

他们应该是朋友吧。布鲁诺这么猜测。

-

离开的时间已经决定了吗?

具体日期还没有,但大概的时间很早就决定了。为了配合176年一次的行星几何排列,很多事都要提前准备。

可能是因为刚刚进行过实验,放松后游星的意识有点涣散。布鲁诺让游星靠着他的肩膀,游星黑色的头发挤压向金属的外壳,翘起有些可爱的弧度。

一些翘起的发丝末端,堪堪可以够到布鲁诺垂下的发尾。

布鲁诺把头朝游星靠着的方向歪了歪。

-

zone告诉布鲁诺,他离开的具体日期确定了。

五年,比游星要早五年。

不可能推迟的。总工程师说。

我不会提出这种要求的。

而且,我确实是渴望着离开的。布鲁诺回答。

虽然不能跟游星相处更长的时间会有点寂寞寂寞,但布鲁诺想,他们最终会在同样的地方看着同样的星云,这还不够吗。

他们是一样的。

同样的动力源,同样的核心。来自同样的地方,去往同样的地方。

已经拥有了那么多,布鲁诺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但是。

我倒希望推迟一些呢。神色平静地说出了出乎意料的话。

诶?

布鲁诺没想到zone会这么说。

为什么?

你不会明白的。说起来这也只是作为计划发起者之一的我的个人想法,你不要想太多了。

这样不是叫人更好奇了吗……

小声嘀咕着,布鲁诺被zone催促着离开。

-

因为你们不会再回来了啊。橘红色发的研究人员说。

布鲁诺还是很疑惑。

但这不是……怎么说,就是这样的啊。

布鲁诺说,这是已经决定的事。

如同月球绕着地球运动,地球绕着太阳运动,太阳持续燃烧的光和热终有一天会迎来终结一样,是被决定了的事,并没有什么好为此产生不适情绪的。

对方苦笑。

嗯……对你们来说是这样吧,但我稍微可以明白一点总工程师、还有其他发起计划的人们的想法。

利用最前端的科技,将人类的智慧激发到极限,同时迎合自然的洪流,选择蕴含最大可能的道路。

充满了梦想、光荣、期盼,还有未来。

你们是为此存在的。

你们探索的是新的可能。

就算不会回来,但你们一开始就没打算被这片土地所束缚吧。永远都注视着星空的你们,不会为了不能回来而感到遗憾吧。

但是对开发者们就不一样了。

在你面前说这个好像有点奇怪……但在总工程师他们看来,就等于是自己带大的孩子一点也不亲自己,天天都急着往外跑,最后永远留在自己看不见听不着的地方。

总之是很纤细的微妙心情啦。

布鲁诺的核心小小地颤动。他觉得这应该是比较沉重的感情,但他还是不懂。

说话的人露出一副“所以说你不会明白啦”的表情。

不过,我是很羡慕你们啦,可以到那么、那么遥远的地方去。

可以去到人类终其一生都无法到达的地方。

说着这话,橘红色发的男人没有继续看向布鲁诺。他的视线好像凝聚在显示数据的屏幕上,又好像通过放任目光来掩饰自己心不在焉。

可以的话,我也好想碰触下宇宙啊。

-

离开后,渐渐无法传回消息,然后彻底联络不上或是停止运作的情况也是有的。

游星的脸颊上新增了印记,黄色的线条是计划完美进行的证明,侵占了属于眼泪的轨迹。

或者说大部分都是这样。继续道。游星说话时依旧没什么表情。

是这样呢。

布鲁诺露出有点困扰的表情。但我果然还是感受不到那种心情啊。

即使核心不再运作了,他也还是希望可以留在那里。

游星你能明白吗?布鲁诺问。

不知道……

我想看极光,想碰触星球的碎片,想在无数星座间穿行,想记录不同色彩的星云。

想要到更遥远的地方去。

经过五十年或是更短的时间,所有的仪器都会停止运作。那时我会独自漂浮在宇宙里,在黑暗的空间里度过漫长的时间,最后可能会因撞击或被扯入超新星而消失。

对于那样的结束,我并不觉得恐惧或是悲伤,也没有遗憾。

但是,如果再也见不到布鲁诺的话,我还是会觉得寂寞。可以的话,希望和布鲁诺一起去宇宙的深处。

游星微微仰起头。

龙胆色的花瓣上,夜露闪烁出细小又美丽的光芒。

这种心情,是不是有相似之处呢?

-

先离开的是布鲁诺。

离开之前与游星做了约定。

游星会追上来,游星一定可以追上来,然后他们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一起到宇宙的深处去,到同样的地方去。

-

速度很快。

不抓紧时间的话,会错过的。

游星有点着急地望向布鲁诺。

你、到更遥远的地方去吧。

四目相对时,游星听到布鲁诺这么说。

但那应该是骗人的吧,在这声音无法传递的广袤宇宙中,他又怎么能听到布鲁诺的声音呢?

所以他仍旧伸出了手。

向着布鲁诺所在的方向,竭尽全力地伸出了手。

阴影覆上布鲁诺灰色的眼睛。

他深深凝视那朵来自地面的花。

他们是一样的。

他们是不一样的。

游星把龙胆色的花带上了宇宙。

被寄托的期待不同,更勿论时间带来的技术上的差距。

他的速度不及游星,他的能源会在不久之后耗竭。停止运作之后,他会迷失在宇宙中,谁也无法侦测到。

布鲁诺握住游星的手,把游星拉向自己。可是,速度太快了,他已经那么用力地拥抱着游星,游星却依然被速度产生的力道拉扯着要脱离他的怀抱。

在没有尽头的无垠世界里,这段即将到达尽头的时间是那么短暂。

分别的时刻到了。

别离不在五年前的那一天,而是此时此刻。

布鲁诺紧紧拥抱着游星,并不强壮、但坚韧、结实、充满力量的游星的身体在他怀中,他们的核心紧紧相贴。

这一次,游星确实听到了,通过核心的鼓动听到了布鲁诺想要传达的话语。

抱歉,我没法和你到同样的地方去了。

-

游星可以到达没有谁到达过的地方。

距离地球非常遥远,脱离太阳系,进入恒星际空间。

最后的热度渐渐散去。

即使目之所及只有黑暗,寒冷侵蚀他的躯体,最近的星星远在视线之外,他也能继续前进。

向着更远的地方。

然后,向着你所在的地方。

-

我会去找你。

游星回抱布鲁诺。他要离开他了。

对不起,对不起,现在还不行。

梦想、光荣、期盼,还有未来。

他们都是为此存在的。

但是,在计划走到终点的时候。

等离子子系统运作停止,行星无线电天文实验停止,扫描平台及紫外线分光计观测停止,数据磁带机运作停止,陀螺仪运作停止,科学仪器开始关闭,所有仪器停止运作。

那个时候,来实现我们的约定吧。

那个时候,我会去你在的地方。

那个时候,如果你迷失了的话,我会去找你。

我会去找你,就算你迷失到了世界的尽头,我也会去找你,我一定会找到你。

我们来自同样的地方,我们可以去到同样的地方。

-

布鲁诺。

 

-

游星-旅行者1号Voyager 1)是一艘无人外太阳系空间探测器,于1977年9月5日发射,截止到2017年仍然正常运作。它是有史以来距离地球最远的人造飞行器,也是第一个离开太阳系的人造飞行器。

布鲁诺-先驱者10号Pioneer 10Pioneer F)是在1972年3月2日发射的一艘非载人航天器。2003年1月23日,由于发射功率不足,它在距离地球122.3亿公里处与地球失去联络。

1998年2月17日,旅行者1号与太阳的距离和先驱者10号相同。因为旅行者1号速度的优势,与太阳的距离上超过了先驱者10号。


END


嗯......最后取自维基百科

说是机器拟人,但充满了这里流私设和啊这里想到这样就这样写了的情节

关于游星的眼睛颜色,这里十分纯洁地看了好久,原本以为是蓝的,但好像又带点紫,这里色感不是很敏锐,最后选了龙胆色(竜胆色),在日本传统色系里找到的。

这里虽然是站all游星,但入布鲁游比较晚还错过了好多本子,这篇文也只是一时兴起,用了跟以往有点不同的写法。语句依旧混乱词藻依旧贫乏,结尾仓促没有力度,十分惭愧,最后还是变成这种表意不清奇奇怪怪零零散散的样子了。

不过,说起来,旅行者1号(游星)实际上有815千克,而先驱者10号(布鲁诺)只有258公斤......嗯......

评论
热度(1)

© 這裡得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