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問這裡為什麼是這裡←_←
長期有病。各種病。
BLBGGBGL通吃,不過BL所占比例較大。具體雷點具體看,萌點又多又謎。
藤田和日郎廚,月光條例廚。
這裡很喜歡自己的頭像⊙▽⊙

匿龙密语同人、呻吟信仰(一)

全文链接


呻吟信仰(一)


今夜的星光依旧璀璨。

让翅膀收回,坚硬的鳞甲褪去,四肢舒展,澜在降落在甲板之前便看见黑影一晃而过。似乎没有打招呼的必要,他于是默许了。 

随意挑了一扇窗户打开,跳进去,是厨房,干净整洁得一如既往,没有摆放着食物有点可惜,但澜还是决定在觅食之前先到风舷那儿去。他们确实有一段时间没见。

穿过墙面被好好得油漆了的走廊,顺手推开通风窗,因为海风灌入,银色的铃发出清脆的敲击声。卧室里有火炉中的炭被炙烤着散发出的气味,混杂着一些植物提取液的香气,带来身心的舒适感。 

风舷以一种相当放松的姿势半倚在躺椅上。一本看不见标题但有一定厚度的硬装本被摊开放置于膝,宽松的长袍下摆露出了白色的足尖,在柔软的黑蓝底白花纹毛绒地毯上轻轻晃动。而原本微低的头抬起,半阖的眼睁开,风舷没有更多动作,只是翻动书页,同时向澜微笑。

澜走过去,踩上地毯,靠向风舷,给了他一个很轻的拥抱。 

然后,半嘟嚷着:“我以为你会给我准备点吃的……” 

“浪费是恶习。” 

“我们很久没见了。”

“所以你的开场白很糟糕。”

“所以你不是应该好好犒劳下辛苦的我吗?”

“等到你知道通知我你回来的时间,并且好好从正门进来的时候吧。”

澜松了手,直起腰,风舷的微笑在自己眼前如此明晰。

“其实你没在生气。”这是一种试探,其中包含的确信他们心知肚明。

“当然,你以为我会因为这种事生气吗?”

“我不会,你不会”,澜抽走风舷的书,边用带着一股小小欣喜的声音说:“你该睡了,但你在等我。”

风铃摇动,云也在摇动,落地窗的窗帘上,影子变幻着。

澜翻到封面。是《龙族百科》。

“这是什么鬼……”我不在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风舷将澜往后推了推,给自己留出站立的空间。“恺特拿来的,流行读物。”

“……什么时候开始流行的啊这种东西……”

“不知道,莫名其妙就出现了。你们对亮闪闪的东西真得那么感兴趣吗?”

“……个龙有个龙的爱好吧,就我而言金币堆成的床相当难受。”

“但你有一地库的亮闪闪的宝物。”

“这个说法从各方面来说都显得很奇怪,而且重点是感兴趣不是亮闪闪啦!也没有全都亮闪闪吧!”

“不,只是突然想到乌鸦不是也喜欢亮闪闪的东西吗?搜集到鸟窝里什么的。”

“……是啊你说得太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到底为什么你会去看这种书啊不是我们族里的文化水平怎就这样被往下拉这东西对下一代教育不好……”

澜碎碎念着翻看那没有标明作者的书本,风舷去相邻的盥洗室进行了简单的洗漱,出来时没有擦净的眼睫和发梢泛起一层水光。澜望着那一片清明的眼底,他知道他其实是困了。炉中炭留有气味但已被熄灭,时隔不短,风舷本应该要入眠了。

“你困了。”询问着理所当然的现实。为什么?

“是。”回答很快,很坦诚。“我想睡了。”

澜将书放下。

“好啊,睡吧。”饭可以等等的。

解开遮风的装饰性大于实用性的外套,澜遵循风舷的意愿向床走去。

他有理由不定归期,不分昼夜,毕竟这是二人都接受了的现况,何况并不是经常。然而也正因为如此,澜依旧会对不得不让风舷不知自己何时回来却等待着而感到抱歉,即使风舷不会因此有怨言,但越是如此澜便越感到焦虑,就算是很轻微,仍感到烦躁。

这不像影龙王,但这确实是澜。

“把窗户关起来吧,我有打开通风口。”突然听到风舷这样嘱咐,澜依言转向卧室外。

悬挂的风铃停止响动。

澜对上绿莹莹的一双眼,因抱有某种程度的对抗意识而冷冷俯视着对方,双方都没有继续往前,反正在哪都是事儿。

“怎么了?”风舷一副“你们还没腻”的表情走了过来,在狭窄走廊的客观条件和身高的限制下只能从澜的身后露出半个脑袋,轻轻叹了口气。

作为回应,澜稍微侧身的同时黑猫以相当优美的姿态弓起背立起上身,短短几瞬化为人形。

黑色短发的青年微微低头算是招呼,清俊的面容上带着儒雅的笑容,一身劲装使身形相当挺拔,比瞬间拔高至同一高度的澜原本的身高设定还高出一点。他将一本小册子从腰后的便携式旅行包中取出,越过澜递给风舷。

澜对此微微皱了皱眉,顺势瞪了枭一眼,但并没有阻止。

风舷用了七八分钟进行浏览,这期间枭一言不发的等着,甚至连动都没动一下。澜则回卧室躺椅旁取了灯过来。

纸张白净,隐隐透出树木的独特味道,不算光滑的手感示意着墨渍不容易散开。然而,因为与平时阅读的文件相比,这类的即时报告上的字小了许多,不得不更用力地去分辨笔画。

文字的报告是风舷自己要求的,他并没有多担心延时性这样的问题,一旦建立起情报网,加上龙族魔法的小小辅助和现今于人类社会的交流,基本处理明显比达成速度要求高得多也麻烦得多。

他没有在这方面独揽权力,小范围的战争和人类治安的维持等等不是问题的问题都不是他的事,说到底,龙族与人类还是不同的存在。他虽是微妙地跨于界线之上,但也并没有打算动摇根本。

重重筛查下来,甚至连枭也是系统中的一员。

核实时间......划定范围......限制参与......

那么,为了确保无误。

终于,风舷抬起了头。漾着波纹的明净双眸内仿佛摇动着小小的星星的倒影。他带着一种笑容,温柔的、却不是独属于某人的笑容,尽管如此也令人安心。

余光拂过澜和跳动的火苗,接着直视依旧笔直站立的青年。

“我可以拜托你吗,枭?”

他这样问道。

 


评论(4)
热度(2)

© 這裡得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