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問這裡為什麼是這裡←_←
長期有病。各種病。
BLBGGBGL通吃,不過BL所占比例較大。具體雷點具體看,萌點又多又謎。
藤田和日郎廚,月光條例廚。
這裡很喜歡自己的頭像⊙▽⊙

匿龙密语同人、末日穷途(短篇)

不知怎么就突然爆出了这篇......

话说两主角的名字都没出现,当成原创看好像也没关系就是没什么营养。

不过确实是以同人形式码出来的啦。

这里有特殊的脑内毁大纲技巧= =



------

被白雪覆盖的山顶上,寒风在这几日稍稍停歇了它的肆虐,取而代之的是密布的乌云,遮蔽了太阳的温度。

人迹罕至、寸草不生,在对于生物来讲都不是宜居之处、甚至连一秒都不会想待下去的皑皑白雪间,男孩与巨大的生物对望。

“你踩到我了。”那个巨大的生物发出不满的抱怨。

男孩好像还没回过神,仰着头的同时又张大了嘴,如同泉水的眸子澄澈非常,但因为过于削瘦而显得有些可怖的面庞无论如何也算不上可爱,倒是多了几分比较符合年纪的傻气。

“你踩到大爷我了。”强调了一遍,还用了奇特的自称。

“啊……对不起。”回过了神,男孩乖乖道了歉,因为寒冷和疲惫而虚弱的身体只能发出颤抖着的微弱声音。

但是,即使仰头会让寒冷的空气从并不严实的领口处涌入,男孩还是执着地与巨大的生物对视。

从雪里冒出来的巨大生物有着接近黑色的深蓝色的巨大鳞片,如同铠甲一般覆盖了全身,看上去凹凸不平十分粗糙。小山丘一般的身体上还留着白雪的痕迹,男孩不由得想到,它在这里待了多久呢?

话说回来,这就是那些人所说的“龙”吧。

还是确认一下。“那个……你是……龙?”

“是啊。”摆出一副“这都看不出来”的表情,龙回答道。

果然是啊!

美丽得让人移不开目光,“最后的龙”就是自己面前的巨大生物。

如果身体没有冷到僵住的话,男孩说不定会跳起来欢呼吧,但是,实在太冷了,就算已经尽可能地裹上厚重的不合身的大衣,戴上兽皮帽子,还是冷到牙齿在无法抑制地咯咯作响。

龙应该也看出来了,所以它才会问道:“你很冷吗?”

男孩从牙齿的磕碰声中挤出了一个小小的回应。

然后,龙好像思考了一下——如果男孩没看错的话,它还歪了歪头——便做出了决定。它俯下身,腹部贴着雪地,抬起了一边的翅膀,示意男孩靠近翅膀根部的一块相比起其他坚硬甚至有着尖刺的鳞甲更为柔软的部位。那里原本也是被鳞甲覆盖的,但和其他部位不同,龙似乎可以自由地张开那部分鳞甲,露出柔韧的内里。

男孩惊讶地看着龙,在龙无声的催促下,慢慢地、哆嗦着身体向龙走去,把自己小小的身体缩到龙为他张开的屏障里。直到男孩的身体贴上那部分柔软,在热度下放松了身体,龙才将翅膀缓缓放下,覆盖住小小的男孩。

“人类真是……令人怜惜。”龙呢喃着。男孩可以从紧贴着的地方感受到那庞大身躯的震动,他可以透过龙的翅膀与身体间的缝隙看出去,但是只要龙不转动头部,男孩便看不见龙的眼睛和表情。

传递过来的声音很温柔。

“为什么要来这里?”这一次是明确的发问。

男孩犹豫了一下,得到了温暖而不再僵硬的唇舌得以活动,“我被交给了那些人……那些人说……从前有很多龙,比人类少,但还是有很多……那些龙离开了这片土地……到别的星星上去了……最后的龙,是最后的离开这片土地的机会……”

与寒冷无关,男孩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他从龙的温度里感受到了短暂的愤怒,那应该不是错觉。

就这么过了一会儿,男孩才再次开口:“这片土地……人类是活不下去的,这颗星星已经不行了……那些人说,只有杀死或者活下去两个选择……明明不是的啊……我加入了浮楠花的果实,那些人睡得很沉……很沉……我拿了衣服,过来了……”

听着男孩的声音染上困倦,在男孩看不见的地方,龙的眼睛流露出一种无法以语言描述的沉重情感。

“为什么要来这里?”啊,又问了一次。

啊,这一次的温度里透露出交织在一起的痛苦和悲伤,让男孩想要流泪。

“原本是觉得无所谓的……作为诱饵也好,死掉也好,就那么交给那些人,原本是觉得无所谓的……”

“为什么要来这里?”第三次,如同死寂一般,震动空气。

——你真的不懂吗?

——你真的不知道吗?

——你……

牙齿咬住嘴唇,再松开的时候,留下一条浅浅的沟。

龙身上最柔软的这部分,即使让男孩用全身的力气去按压或碰撞,也不会留下任何痕迹吧。

因为疲惫而愈发悲伤,到了痛苦的程度。

想要流泪。

“问我为什么……我听见了啊!声音!声音在回荡着!就只要那个,只是想接近那个!”

区区的寒冷和疼痛,什么也不是。必须更加、更加接近那个声音才行。

“看见的时候就知道了,我在看见的第一眼就知道是你了,”混杂上哭腔,“‘为什么要来这里’?因为想要见面,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就想着要跟你见面,只有这个绝对不要放手!但是!”

对你而言是不行的吗?就算感情的碎片残留下来,那一定也不是自己的情感,男孩是明白的,那不属于自己,那不是自己的。

这份感情如同执念,成为劫难,日复一日,纠缠不休。

陷入痛苦的漩涡,哭喊着,努力过了,祈求过了,但果然,还是不行。

终归不是自己的,所以不行。

龙也知道吧,张开翅膀、打开柔软的内里、温暖男孩的身体,碰触了,于是更为深刻地认识了,其中的区别。坦露出悲伤的表情。

为男孩构筑的屏障,明明是那么、那么温柔。

但是却不再看向男孩。

好像虚幻一般的热量,带来了睡意。

身体在温暖之中,沉入无梦的黑色泥沼。

“你明明就知道……你明明就……为什么,为什么你要……留在这里……”

“你明明就知道……他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无意义的等待,不过是徒增痛苦。

 

“对不起……但是,还是想要确认。”确认,直到最后的一丝希望也被打得粉碎。


当男孩醒来的时候,面对的,一定是一个空无一物的世界。

------


在风舷死去很久很久以后,这片土地也快要死掉的时候,龙族决定去往其他的星球,但是澜还是留了下来——为了确认风舷真的不会回来。男孩有着风舷的感情碎片,所以非常想要见澜。其实男孩和澜都知道死去的人不会回来,无论以何种形式。

澜也消失在这片土地上。

......

其实一开始是男孩确实是风舷的转世然后他们一起去别的星球这样有点甜的设定。码到三分之一的时候忽然就不想让他们好过了(喂。

最想写是龙张开翅膀让男孩靠向自己那段~

评论(3)
热度(2)

© 這裡得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