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問這裡為什麼是這裡←_←
長期有病。各種病。
BLBGGBGL通吃,不過BL所占比例較大。具體雷點具體看,萌點又多又謎。
大概雜食。
真愛→藤田和日郎、月光條例
這裡很喜歡自己的頭像⊙▽⊙

匿龙密语同人、花下夕阳海(短篇)

哎哈又是短篇= =

无cp

毕竟这里cp观混乱不适合有cp

----------

花下夕阳海


傍晚,夕阳未尽,染出漫天燃烧般的绯红。

温暖的火焰遍布天空,在遥远的地方、海与天相连的地方,鲜艳的红潜入海水之中,红色和蓝色并未融为一体,而是互相切割,颜色的碎片因此散落开,好像是夜晚的星星的影子被填上了缤纷的色彩。

目之所及的这片漂亮的草地上,星碎的花朵在风中摇晃着。

波澜、群芳,好像一切都在散发光芒。 

贝鸶回身可以看见巨大的船屋,古旧的船身,与岩石和植被重重叠叠,却散发出十分干净的氛围。

是不是他周围的景色尤其美丽呢?

想到风舷和澜谈完话后会来找她,她觉得自己不要离开太远比较好。

稍微等他们一下。贝鸶对自己说。

不过,望着面前空旷的景色。“一个人啊……”说是一个人其实也不太对,毕竟,尽管不是触手可及,她的重要的人们仍在她可以够的到的地方。只是,突然觉得有些寂寞。跟数年前,必须一个人忍耐着绝望感不同,没有强烈到令自己几乎崩溃的地步,只是由时间、地点和氛围渲染出的孤寂情感,却理所当然很难对此抱以欢乐的态度。

深呼吸,贝鸶坐了下来,光裸的小腿被草叶蹭得痒痒的,被衣物裹住的地方与泥土接触时有点凉,但湿气不重,所以起来时不会有多余的问题。贝鸶先是呆呆地坐了一会儿,放缓了呼吸。 

然后她就近折了一朵花,同时对此怀抱感激和愧疚。

“这太傻了。”连她自己都这么想。这种事真是不能更傻了。但她就是忍不住要这么做。她可以很快地开始,很快地结束,就算留下一点点痕迹,也没人会在意的。

轻轻掐住,一小瓣的尖端,最柔软的部分。深深吸气,再呼出来,伴随着一阵小小的风,期盼冲口而出,赌局开始。 

——爱。

花瓣落下,轻飘飘地落下了。

然后,继续。

什么都别想,因为这实际上什么都不是。无论哪种结果,都不能代表真正的未来。这个赌局没有筹码也没有承诺,没有赢家也没有输家。

放开手吧。

——不爱。 

又一片花瓣落在草地上,维持着原先的弧度被草叶撑起,好像失去了重量一般。

——爱。

——不爱。

——爱。

——不爱。

——爱。

——不爱。 

——爱……

——不爱……

重复,循环。

那么,究竟是爱还是不爱呢?爱吗?不爱吗?

不断进行着相同的行为,不再有所顾忌,放任自己投入其中,花瓣一片片落下,贝鸶在心中机械性念叨着魔法的语言,直到得出结果。

夕阳在水中,汇不成一个完整的圆。 

回过神时,贝鸶意识到自己侧身躺倒在草地上,被压住的一边的胳膊有丝丝发麻。红色的天空看上去明明是那么温暖,些微的凉意却从土地渗透进来,不太舒服的姿势开始让她觉得呼吸不畅。

她的手轻轻地拈着那朵仅存一瓣的花。

近在咫尺的答案。

不是那样的。

在自己手中,除了残缺的花朵外,并没有任何东西。不是说过吗?没有结果,不会分输赢。 

(不爱。)

如此,只是毫无用处的东西,不具有任何意义。 

没意义的。

“贝鸶!”是澜。感到对方就在自己身后不远处,贝鸶吓了一跳。

鞋底与土地,衣物与草叶,沙沙的摩擦声传来,在贝鸶把痕迹掩盖之前,澜就靠近到了贝鸶可以看见被投在自己身上的他的阴影的距离。

好糟糕。被看到了吧?糟糕。不要看到。说不定没看到。啊啊啊啊不要看到啊。拜托不要看到。澜你什么都没看见…… 

“风舷开始准备了,让我来叫你……噢,你在玩这个啊。”

果然看到了。好糟糕,这个没法灭口啊。 

少女内心咆哮着,耳边发烫,唯一庆幸的是,在夕阳的伪装下,澜不会看清她真正的脸色吧。 

沉淀至近黑的深蓝,撕裂开一片猩红。有白色的鹭鸟划出道道银纹。随着时间变换,一些花朵等待盛开,一些花朵已经安眠,而这片草地还是那么美,就算有部分的草叶倒塌,形成人形的痕迹,孤独的花瓣散落。它依旧如此美丽。

同大海的假象般的颜色的,强健的,充满力量的身体。

那也是一种美丽。

“怎么样?”澜问道。

接着,这个美丽而残酷的人形询问的内容,让贝鸶刚刚沸腾的、混乱的心沉寂下来。

澜向贝鸶伸出了手。因为少女还坐在地上,双目游离,思绪纷飞,轻轻咬着下唇,没有拈着那枝花的手揪住一掌的草叶。明明坐直了身,却没有站起来的打算吗?

什么啊?

澜是真的不明白。当然,他知道这个小小的占卜游戏。然而知道与明白存在很大的差别。

终于,在澜猜测着贝鸶的坏心情,决定开口说几句自己相当不擅长的安慰的话语前,少女拉着他的手,站了起来,道了谢。

并且,少女微笑了。

“是‘爱’。”

少女微笑着。

手捧萎去的花朵,微笑着。

“那不是很好吗?”澜这样子回答她,语调就和他询问游戏的结果时一样平稳,从容而毫无所谓。同时澜转身,率先向船屋走去。

放松笑容,放开手,贝鸶跟了上去。

夕阳的余晖还未沉没,那份带着温度而没有感情的光芒平等地照耀着土地与海面上的一切。

它会被吞噬,然后再度升起。 

——以何为始,又以何为终呢?



(如果要把他放在心上,就把他烂在心里。)



评论(2)
热度(2)

© 這裡得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