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問這裡為什麼是這裡←_←
長期有病。各種病。
BLBGGBGL通吃,不過BL所占比例較大。具體雷點具體看,萌點又多又謎。
藤田和日郎廚,月光條例廚。
這裡很喜歡自己的頭像⊙▽⊙

匿龙密语同人、小小的星星(短篇完结)

短篇已完,私设又杂又多。

题目和正文.....还是有点关系的吧? 

 

小小的星星

 

风舷肯定自己就是被无辜卷入的。

天气晴朗的午后,他原本安安静静窝在小客室沙发的一角,翻看贝鸶带来的书,那是某个专写怪奇故事的作家的新抄本,语言乏味手法平凡,堪堪埋没了还算不错的故事构想。

澜正在嘻嘻哈哈地教恺特一些小法术,贝鸶作为监督守着两条龙,防止澜教给恺特什么下三“澜”的东西。

不过,虽然教龙的龙算不上什么好导师,但频频走神的少女也实在说不上是个好监督。

证据就是,沉浸在阅读中的风舷因突如其来的冲击摔下了沙发,回过神来就看见小客室像被龙卷风扫荡过似的,一片狼藉,墙面上的装饰物砸了下来,小书架上的书掉了,方桌翻到在地,刚刚自己放在小方桌上的茶点倒是被澜抱在怀里护得好好的。

没事。风舷安慰自己。比起上次的教学这下可温柔多了,选择小客室是正确的,下次记得先把杂物搬出去……或者还是室外比较保险?

风舷边想七想八边搜寻恺特和贝鸶的身影,却发现平安无事靠着墙的一人一龙正用非常微妙的表情看着自己。

……有什么不对吗?

风舷看了看澜,突然意识到什么,愣愣地低头看向自己的手和身体。

啊哈?

说起来,恺特的属性是时间呢。

“唉——”无奈地叹了口气,“请森来一下吧。”

 

 

森先是嘴角“噗哈”漏出了笑,接着又马上做出一副冷静的表情,就好像他不觉得有什么好笑的。但他微微眯起的眼睛其中的笑意和头上突然合上盖子的捕蝇草出卖了他。风舷听见身旁澜“啧”的一声。

“那么,现在就是,因为某位同志不成功的教学,导致澜和风舷你们的外表回到了六七岁时的状态?”

“没错。”说真的,如果碰上这事的不是自己,风舷也会觉得好笑吧,不过现在他可笑不出来。人类可没有变形的能力,跟几乎是立刻适应了幼小的身体的澜不同,视角高度和手脚长度的改变让他非常不习惯,熟悉的空间好像也变得陌生起来,刚刚去换衣服的时候就差点各种绊各种撞,相当不方便。

澜则是一脸不爽,相对于自身身体的状况,他更不开心被森抓住机会呛吧。

“澜你没办法靠变形能力变回来吗?”

“不行,只能做略微的调整,没法变回原本的样子。”尝试了一下,就算化为原形,也只能化成一只小龙。

“那么恺特有什么不适吗?”转头询问真正意义上的幼龙,小小的同类还是可以被亲爱的姐姐抱在怀中的大小。贝鸶则是用混杂了歉疚和笑意的目光看着。

小龙怯怯地回答:“有一点点困。”

森稍微想了一下,总结道:“身体年龄变化,神志和记忆都没有被影响的话,应该没什么问题,只能说你们两个太大意了。既然恺特只是有一点点困的话,说明他的体力也消耗不大,估计到晚上你们就可以变回去了。”

真是好消息。风舷松了口气。

“没了?没了就走走走——”澜迫不及待地开始赶龙了。

森倒是习惯了,也不怎么介意。反正他是不会说出“真是不可爱的小孩”这样的话的,澜从前开始就很不可爱,他又不是没见过,他又不是不知道。

“还有,恺特跟我来吧。既然今天的教学某位不合格的导师这边没法进行了,就由我来继续吧,”也检查下澜的教学成果,虽然他不是很期待就是了,“监护人麻烦也一起过来。”

恺特似乎有点遗憾,没法跟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哥哥姐姐——哦、没有姐姐、没有——哥哥们一起玩,不过面前的叔叔看起来很厉害,要听他的话。于是他乖乖地点了点头。

“那就这样定了,来吧。”

正打算出门的森,却好像突然想到什么似的,露出恶作剧般的神色,回身长腿一迈,大跨几步到澜和风舷面前。澜警惕地看着他要干什么好事,打算随时奋起反抗,不过森凭借身高优势轻易地镇压了。

左手一个右手一个,森摸上澜和风舷的头顶。因为澜是坏小子所以差别对待,他用劲用手心磨蹭澜的头顶,把炸起来的头毛弄得更是一团糟,而对风舷只是轻抚,温柔地揉了揉。

风舷好像被吓了一跳,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身子,眼中满是惊讶。澜抬头想咬上去,被森死死压着,他便改变方案去踹森的小腿,森一转躲开了,挥挥手然后推着忍俊不禁的贝鸶和恺特赶紧走,脸上带着得逞的笑容。

“可恶!”

风舷哭笑不得拉住打算追上去讨回来的澜,“好啦好啦”笑道。

这个别也跑了,他现在可不想一个人整理房间。

“不过,真是吓一跳。”风舷伸手把自己和澜的头毛整理清楚,刚刚被森抚摸的触感挥之不去,“各方面都是。”

 

 

差不多整理完的时候,风舷才想起来晚餐的材料还没买。

没有储备粮吗?澜表示不太想出门。

其实风舷也不太想出去。虽然实际上要去的店里的人应该都记得数年前的小风舷,但他还是觉得有点尴尬。“为什么你会有‘我们有储备粮’这样的错觉,澜?”开什么玩笑啊,罪魁祸首!吃饭主力!冰柜扫荡者!

澜移开视线,又转回来。

“那我去,你在家等我?”他向风舷提议。毕竟风舷还是不太习惯幼小的身体。

“你真的可以把食材完整的带回来吗……”

“……有风险。”

“请坦率地承认不可能。”

“让蓓去?”

“不要理所当然地使唤比你还矮的女孩子。”

年龄上看她比我小不了多少而且她比你大很多!澜抗议。风舷当作没听见,把地上的纸片屑和点心渣混着灰尘扫进簸箕。

沉默了几秒。

那么还是一起去吧。澜把几本书按类别放回书架,这么决定。

嗯,一起去吧。 

 


“对了,风舷。”

“嗯?”

“衣服,”澜拎了拎袖子示意,“小时候的衣服,你都有留着吗?”

现在澜正穿着风舷的衣服。那是和澜平时的装束完全不同的风格,用结实并且耐脏的布料制作的短袖上衣十分宽松,淡淡的青蓝色或许是因为洗涤的次数过多而显得有些发白。

风舷仔细看了看澜,觉得挺有趣,“是啊。我都留着。”十岁左右的自己在船屋里选择了一间不大、通气良好而且湿度较低的房间来收藏衣服鞋帽,还有随着年龄的增长更换的零散配饰。

“奶奶还在的时候,衣服基本上都是奶奶帮我准备的。后来我才知道她实际上不是很擅长针线活,衣服她是拜托给裁缝师泰勒先生的。”

嗯。澜知道泰勒先生。风舷小时候,在成衣店里,澜见过泰勒先生轻轻拉起风舷的手,让他保持一个姿势然后为他测量必要的数据。那是个瘦瘦高高的亲切的人,他的皮肤呈现出老实的棕黄色,深褐色的短发干净利落,笑的时候会露出洁白的牙齿。

他们刚刚也见到了泰勒先生。

刚刚出门的时候,遇见了不少人。说是正好碰到,倒不如说是认识的人们有意凑过来的结果,风舷和澜被团团围住。裁缝师泰勒先生,蔬果店的佩丝太太,肉店的古波大叔,工匠铺的赫赫普罗师傅,惊讶着,笑着,说着话,靠了过来。甚至是曾经的同学们,也装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悄悄地隐蔽在大人们身后,关注着。

都是在自己身边的人,都是会勾起回忆的人。

对于风舷而言,越是回忆,越感珍重。记忆中充满了闪闪发亮的事物。

“刚刚,拿到了很多东西。”在风舷向众人解释原因后,由熟悉的人们给予的。

说是看见还是小孩子的风舷、抚摸了这样的风舷的头顶,而给的回报。他们纷纷拿出了小小的礼物。“得记得回礼呢。”

“身体还好吧。”

“嗯?嗯。”还有些奇怪,不过已经可以接受了。

“你很开心呢。”说着这话的澜放松似的笑了,注视着风舷的目光含着无限柔情,“这样就好。”

 

 

把带回来的东西收拾好,天也差不多暗下来了。风舷正打算开始料理晚餐,门口传来了敲门声。

诶,这种敲法……“贝鸶?恺特?船长?!”

少女抱着小龙笑盈盈地向风舷打招呼,船长站在他们身后,捧着一个大袋子,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很快也笑了出来。

“我还想着你们可能不会想出去,就去买了点食材,没想到在过来的路上遇上了船长,才知道你们已经出去过了。”非常感谢船长帮忙我拿东西。贝鸶开心地笑着。

“我是回航刚一下船,就听说了风舷你们的事。”然后急急忙忙收了工来探望,路上碰见风舷的可爱的朋友们。怎么能让女孩子拿重物呢?船长自然就接了大包裹过来。

人数增多,准备时间理所当然也要增长。

把才刚刚撤掉的小凳子再搬到流理台前,风舷挑了些蔬菜去清洗,贝鸶主动提出帮忙——因为身体别扭,风舷原本只打算做些不怎么需要使用刀子、无疑就没有那么细致的菜肴,搭配上收到的礼物中的半成品食材——腌制的萝卜丝、小鱼干,烤过的小香饽,配方神秘的酱汁等等。这下,多亏了贝鸶,他们可以进行更多样的调理。

自己一个人吃饭就会觉得吃什么也无所谓,只要填饱肚子就好。不过如果有谁能陪伴自己,就会希望共享美味的饭菜。

风舷乐意为了餐桌上的同伴多花心思。

鸡蛋要完全搅拌开,萝卜的切丁得大小均匀,芹菜先摘取掉小叶,土豆去皮后浸泡,肉抹上盐稍微放置一下,新鲜的鱼可以去骨切片,对了还有龙鳗——

厨房门口探出一个头。

“澜你不准进来!”

“我饿死了!”深蓝色短发的小鬼理直气壮地抱怨。

“忍住!”无底洞真难伺候,“去嗑会儿瓜子吧!”

嗷嗷叫着那么点东西根本不解饿,澜的小脑袋缩了回去,估计去嗑瓜子儿了。

 

 

“还没变回来呢……”

可能睡到一半身体就会恢复原状,为了避免衣物带来阻碍,风舷在洗漱后就披上了宽松的睡袍。睡袍的衣料没有很厚,也没有加绒,扣子有扣上,系带则松松地系着,有种细滑的清凉感。

比平时稍早地趟到床上,窝到被子里。

澜盯着相比起平时小了很多的轮廓,辨认肚子的位置、腰的位置、手臂的位置、头的位置……戳戳戳。

玩得不亦乐乎。

银白的脑袋只露出了眼睛,那双眼睛盯着某只无聊的龙,嫌弃地说着“你好烦”。

“澜你干嘛啊……”你不睡也让我睡啊……

“有话想跟你说~”

翻了个白眼给澜,风舷略带无奈地掀开被子,扯住往下滑的领口,侧靠床头靠枕。“有话说话,别动手动脚。”咬你哦。

“啊。”

刚刚晚饭的时候,被风舷下了厨房禁令的澜和船长还有恺特一同待在饭桌旁。

真是让人惊讶啊。船长望着厨房的方向,好像在透过墙壁注视着风舷的身影。

原来魔法连这种事也可以做到。

虽然知道这只是暂时的,但是啊,看着风舷露出在那个年纪时不曾展露过的表情,我就想,他能交到那么多朋友,他现在能过得那么开心,真是太好了。

面前的人正坦诚地为了他人的幸福撒下祝福。

(希望风舷不要独自一人,希望风舷可以开心快乐地度过每一天。)

啊,这个男人。澜想到。

对于风舷而言,作为亲人、作为同伴的,这个男人。

他一直,在用慈爱的目光注视着风舷,竭尽全力地守护着他,希望他可以得到幸福。

那一刻,澜肯定了。

是正确的。

虽然自己也曾迷茫过,但是,将风舷留在这里果然是正确的。

洗却痛苦和悲伤,风舷会在温柔的人们的包围下成长。

这也是澜的希望。

“船长对我而言是非常重要的家人。”

灯光黯淡,轮廓在阴影里模糊,银白的发丝却好像在发光一样,直视澜的那对瞳眸那么透彻,晶莹明亮,承载着一汪洁净的水。

“我改变了是吗,澜。”

风舷呼唤澜的名字。

“每一次的相遇,我都在改变。”

是的。

“澜。”

呼唤澜的名字。

然后他们一同露出笑容。

“晚安。”

“晚安。”

祝好梦。



清晨的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钻入卧室,倚靠而眠的两个少年还在梦中。


-----------------------

想写小小的风舷和小小的澜~不过因为只是换了个壳子所以两位还是很成熟?!

换衣梗是在码文中途想到的,至于为什么文中澜要穿风舷的衣服......当然是因为这里的兴趣魔法!

最后睡觉的部分没有写澜的装束是作者太污羞耻心的缘故= =

觉得和小风舷和贝鸶一起做饭的场景一定很有趣,风舷要踩着脚凳才够高,贝鸶可能会有点紧张“如果被风舷发现我很不擅长给马铃薯削皮怎么办”这样的可爱的感觉吧!(不过说不定贝鸶还是很擅长削皮的啊哈~)边这样想着边码字。

然而脑洞一时爽,下笔火葬场(哭笑不得)。

评论(4)
热度(4)

© 這裡得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