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問這裡為什麼是這裡←_←
長期有病。各種病。
BLBGGBGL通吃,不過BL所占比例較大。具體雷點具體看,萌點又多又謎。
大概雜食。
真愛→藤田和日郎、月光條例
這裡很喜歡自己的頭像⊙▽⊙

之前的那个血族梗。预警!很苏!预警!超级苏!

睡觉起来再看的话这里一定会觉得自己脑子不对......现在就已经觉得不对啦!

其实这里只是想看风舷做那个动作,那个“禁止向前”与“禁言”的动作,这里非常想看啊,图也好文字描写也好,但是不懂画成什么样也不懂写成什么样才比较合自己的期望= =



澜记得这种感觉。在最初的教导里,以相当残酷的方式,澜被迫理解了“饥渴”对于自身的意义。

虽然有的族人把它形容为喉咙在燃烧,但实际上如果能烧起来就好了,灼伤的痛苦与它相比根本微不足道。

对于无惧日光的澜而言,那是绝对不可违背的本能。

甚至,此刻空气中还弥漫着血的味道。

风舷的擦伤,有的结痂了,有的依旧在渗血。血的味道刺激着澜。

“澜?” 在风舷察觉到澜的不对劲而回身询问时,澜意识到糟了。

一瞬间进食的本能占据了理智。

但是清醒的瞬间很快又到来了。

面对澜,风舷抬起了手,臂略高于肩,手肘稍弯曲,五指微微合拢,掌心抵在澜的面前,即使澜下意识地抓住自己的手臂,抓住的地方因为被狠狠地掐住而流出了血,风舷依旧抬着手,硬生生止住了澜。

不要靠近。

血的味道越来越浓,澜霎那间清醒的意识又开始摇摇欲坠。他试着开口,但不知道是挡在唇前的风舷的手、还是饥渴感让他无法发出声音。

保持沉默。

“澜。”

“听我说,澜。”

在话语未尽之时,不要靠近,保持沉默。

“我会给你血的,澜。”

放缓语气,放低音量,竭尽所能地温柔对待。

“血也好,能力也好,你要的话,我会给你的,澜。”

如同承诺,如同誓言。

“所以你也不要忘记你说过的话,澜。请叫我的名字,澜。”

那是约定。不可以忽略名字和请求的过程。

既是为了平衡而定下的规则,也是束缚的枷锁。

风舷收回手,却被澜拉住,指尖深陷而成的伤口与温热的指腹相贴。

“抱歉,风舷,”澜注视着风舷的眼睛,抑制住拥抱对方的冲动,“请给我血。”


评论(10)
热度(1)

© 這裡得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