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問這裡為什麼是這裡←_←
長期有病。各種病。
BLBGGBGL通吃,不過BL所占比例較大。具體雷點具體看,萌點又多又謎。
藤田和日郎廚,月光條例廚。
這裡很喜歡自己的頭像⊙▽⊙

匿龙密语同人、呻吟信仰(四)

全文链接


呻吟信仰(四)


数月前。

麓茵国的王子依诺发来晚间茶会的邀请,以朋友的身份诚挚欢迎澜和风舷的来访。那时正好处在与前一个国家的外交活动告一段落的空档,风舷虽然奇怪对方将时间安排在夜晚,但是仍然抱着放松的心情与澜一同前往麓茵国。

应当是与以往相同,不拘泥于身份的龙、人类和精灵一起谈笑的茶会,在那天被破坏了。

到达约定的地点时,即使对方准备的照明微弱,澜和风舷也能远远地看见便装的王子和戴着黑色兜帽、看不清脸的某个人站在一起,但是他们的身旁并没有小小的女孩子的身影,二人似乎也没有佩戴任何类似腰包的东西。

风舷感到异常。没有让黑蓓现形,风舷询问似的看向身旁的澜,轻轻叫了声澜的名字,澜表情未变,几不可见地点点头,暗中迈大了脚步让自己略快于风舷。

王子依诺已算不上年轻,但他坦诚率直的个性并没有改变,虽然澜和风舷都与依诺有着不小的年龄差,各自的立场也颇为微妙,依诺与他们相处的态度始终是自然且温和的。他一看见两位久未见面的朋友,立刻露出笑容迎了上来。身着附有锁甲的守卫装的兜帽人则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一边说着表示喜悦和欢迎的话,依诺一边将手伸向澜。

握手礼?

澜的眼神明显暗了下来。麓茵国的礼仪方式以扶手礼和拱手礼为主,而无论是第一次见面还是熟络之后的来往,依诺从没有使用过握手礼。

但是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这个理由还不够充分。

再等一下,再试一试。

夜色掩盖了澜的眼神,同时,风舷在澜身后放缓了呼吸。没有握住那只手,澜开口问道:“王子殿下,那是哪位客人,不打算介绍下吗?”

手固执地没有收回,依诺笑着回答。“啊,请阁下不要介意,那位是——”边说着边回头望向兜帽人。

被依诺的目光所引导,澜和风舷的视线一同移到那个依旧没有任何反应的人身上。

就在注意力从王子那移开的一瞬间,被抓住了破绽!

自依诺伸出的那只手的指甲和血肉间的缝隙里,黑色的某种东西窜了出来,直向澜的面部去。几乎是同一时刻,依诺的表情和姿势就僵硬在原处,面部隐隐覆上了一层灰色。

那黑色的东西好像是活着的,速度很快,在空气中划出一条黑色的线。

(好近。)

澜回神的时候,那黑色几乎就给了祂它已经触上眼睛的错觉,这下连皱眉的时间都没有了。

(但是还不够。)

躲得开!

澜偏头避过,下一刻脚跟踏地身体向斜后方撩开。论速度还是自己更胜一筹,徒手碰触可能有危险,必须先保持距离。

千万是以我为目标啊!澜如此希望着,几乎在黑色的东西追着祂拐了几拐时放下心来。

瞬息之间。

那根黑色的线分裂开来,破开风舷立起的屏障的薄弱之处。虽然风舷立刻将试图围困兜帽人的法术转化为新的屏障,但黑色的东西强行穿过未来得及成形的屏障的缝隙,冲向风舷胸口。

风舷察觉到了自己身上被作为目标的事物!

他迅速抬起手,不是护住心脏,而是用双手紧盖住轮回时计。

然后,在黑色的东西几乎刺入手背的皮肤的那一刻,集中精神调动体内的法力。

即使有触发轮回时计的可能,风舷也没有足够的时间考虑后果。

不能说是没经过思考的行动。对风舷来说,比起认自己为主的轮回时计带来的风险,那黑色的东西更是充满了不详的感觉。

那份黑色被硬生生止住,而风险的面色瞬间变得惨白。

“风舷!”澜发出了近乎于嘶吼的叫喊。

不计后果地调动法力到了几乎失控的边缘,风舷咽下喉头的血腥味,在用眼神安抚澜的同时也示意祂,那个兜帽人行动了。

从袖口的护腕里滑出细刃的小刀,紧咬住嘴唇,撬开了左手的小指指甲,红色的血液滴在地上,接着吐出估计是某种魔法道具的金属片。

澜之前被逼开了太远的距离,尽管狂奔了依然没有赶上。

传送魔法震动了空气,引出一阵风。

兜帽稍稍被吹起,隐约可瞥见白色的头发与双眸。

那份白色很快就消失在传送魔法的光芒里。

那份黑色消失在夜色里。

被逃掉了。

 

 

在空旷的觐见大厅内,一人一龙相对站立。

身着白色长袍的青年神色平和,只是微蹙的眉心体现出些微困扰之情。他本应该站在比对方更高阶的位置,但在目前的情况下,这未免过于严苛了。所以他选择与对方站在同一平地上,但对方却微微伏下身、低着头。

青年开口吐出否定的话语。

“不是你的错,枭。”

面前白发白眉的男人脸上满是颓丧懊恼之意,并没有因为风舷温和的言语放松些许。

“请收回这句话,副王。这无疑是我的责任,都是因为我的傲慢、我的疏忽大意才导致王和副王陷入危险的境地。”

风舷轻呼出一口气。“请抬起头来,”他提高了音量,“枭,选择你是王和我共同的决定,我们会选择你是因为我们认同你在这方面的能力,而若是出了问题,像这次这种情况,是我们考虑不够周全,这份责任自然也应当归咎于我们,而不是由你承担。”

“但是——”

风舷没让枭说下去,“而且,”他加重了语气,随即又放松下来,甚至露出了微笑,“实际上,大致情况都在预料之中,对于疏漏,要道歉的是我。枭,你已经尽力避免令自己陷入不可控制的境地。”那个夜晚,黑色短发青年的存在很好地提醒了风舷和澜情况有变。

在宣布风舷为影龙族副王时,虽然没有遭到明面上的反对,但影龙们私底下似乎在传播着颇为微妙的不满的情绪。

在风舷为了确认各个领地内的影龙数量而在不同地域走访时,有些影龙这么跟以【兽】为属性、擅长变化之术的枭提议——来添点麻烦吧!

并不是打算使用暴力,也不是以欺辱人类为乐趣,只是对于突然冒出的副王,给予近似恶作剧的小小测试。或许有些影龙期望看到更糟糕的东西,但枭确实是抱着测试的心态一次次面对风舷的。

可以以龙形、也可以以人形与风舷见面。因为风舷有这么说过,枭也不再顾虑,多次变化成外貌相差甚远的人类形态,甚至是不同外形不同年龄的龙类。

但是,直到风舷会面过族内大大小小所有的影龙后,枭也没有成功骗到风舷一次。

无论改变了多少,无论是以哪种形态,在短短的几句话间,枭都会被认出来。就算与自己见面的次数相对于其他影龙要多上几次,但那是可以以十个手指数出来的量。枭感到难以理解,最后祂选择直接询问风舷。

但年轻的副王只是笑着说,因为有破绽。

在那之后,枭一直都是以作为人类初见时的姿态来面对风舷的。

 

“明明觉察到你的异常,可我仍然让你卷入时空扭曲,造成失控,这是我的过错。”

枭惊讶地看着风舷,“不、副王您已经——”

“制定计划的是我。枭,我要为此负责。”

风舷缓缓走近枭,在与枭相隔约一米处站定。

“作为影龙族的副王,我感谢您为了这个世界的稳定所做的努力,因我的不成熟造成的您的伤痛,我在此向您致以万分歉意。”

伴随冷静、庄严的话语,风舷微微低头,身体前倾,抬起手——

诚心地、向面前给予过自己帮助的龙、致以感谢与歉意的礼节。

 

 

因为澜回来了,所以风舷久违地要在寢宫过夜。

“身体还好吧?”一开门就看见澜盘腿坐在床上,抱了个果篮在那悠哉悠哉地吃着。

风舷脱下外袍,搭在身旁小沙发的靠背上。“嗯,没什么大碍,原本我就没受伤。”

“脱力也是一种形式的伤害。”

“我会注意的。”

“所以,枭怎么样?”听到澜这么问的时候风舷稍稍有点惊讶。“我还以为你一直在那里?”

澜把空了的篮子抛了起来,篮子稳稳地落到小茶几上。“原本是那样打算的,中途有麓茵国的联络,我就先走了。”祂补充,“王子殿下已经没什么大碍了,麓茵国那边还在分析那种毒。”

“我请枭留在月照湖休养。果然是毒?”

“姑且这么划分吧。其实就效果而言,好像更接近咒法。不过它有作为物质的实体,还有从感染方式这方面来看,暂时可以把它当作毒的一种。”

“就当成毒,留在麓茵国吗?”

澜在床上站起来,踩着床多走了几步到床沿,跳下来,挨到风舷面前,拉住他的手。祂感到风舷颤了一下。

“风舷。”风舷听见澜叫自己的名字,澜的样子看上去有点烦躁。不过我也差不多吧,没资格说祂。风舷想到。

“抱歉,澜。是我的问法不对。”他回握住那只手。

麓茵国长年被繁密的树林环绕,对于从植物中提取药物的研究有相当的成就,加上事发于麓茵国,自然也得在那收集残留的毒。

而且,不知道是否会给风舷带来二次伤害的东西,澜不想把它置于近旁。

这是正确的判断。风舷并没有拘泥于这一点。

手被放开了,然后被拥抱了,环抱自己的躯体有力而且温暖。风舷伸手,环抱回去。

“放心,澜,我不会说的。”

即使失去法力也没有关系。 

绝对不会说出这种话。

 

---------------

人这种生物,只要一摸起鱼就潜力无穷啊...... 

这章码的出乎意料地快,也比意料的长,可能因此有点瑕疵......文笔和剧情都是= =

想写出那种很酷炫的打斗场面,但是好像不是很顺利......而且虽然这里比较想写(人类的)体斗,但应该是法斗会比较多?

(比较重要的)原创角色也开始出场了,这里好担心啊!!!这里到现在还在理中间的剧情,想着要用怎样的方式表达出来,最后又要以怎样的方式结尾呢?

这章圆了个bug,在思考如何圆这个bug产生的梗总算好好写出来了。一直bugbug的这里真是个糟糕的作者真是抱歉!

翻书查设定的时候总是翻着翻着就看起来了(有点后悔没带十周年本过来),然后就纠结是要写还是要看要写要看?(笑)

其实这章写到最后一个部分纠结了好一会要怎么结尾,结果就让他们抱抱了= =之前也有抱过呢,可能算是这里比较喜欢的接触方式吧(只是对于他们的),就像别册里有过的那样,比起亲吻和那什么什么的(什么啊、笑)好像更戳这里的点?!

啊、要再强调下吗?这里这篇文还是打算无cp向的,可能一时爽了(?)会打打擦边球(不过大家对于擦边球的标准可能不太一样?)= =这里不管啦!肯定是那种意义上的全年龄,不过之后会有的打斗这里也不知道会损伤到什么程度......就这样吧> <

还真是,啰嗦了一堆啊。

评论(2)
热度(2)

© 這裡得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