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問這裡為什麼是這裡←_←
長期有病。各種病。
BLBGGBGL通吃,不過BL所占比例較大。具體雷點具體看,萌點又多又謎。
大概雜食。
真愛→藤田和日郎、月光條例
這裡很喜歡自己的頭像⊙▽⊙

通灵王同人、此间

此间


“喝酒啊!男人就是要喝酒啊!”

“不要给未成年酒啊你这社会残渣!”

“我有工作啊!角男!”

“那请让我来帮你管理金钱吧,哥哥。”

“毕丽卡你怎么能这样对哥哥?!”

“呵。”

“亲爱的,请温柔对待他吧,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正确认识自己的价值。”

“处女小姐立场明确呢。”

“不愧我们的圣!少!女!”

“你们这些混蛋!来搞笑的吗?”

“你还需要再来一个笑话吗!”

“不能安静点吗!你们真是吵死了!”“玛琪也这么想。”“呜嗯……”

“甘娜,在餐桌上要把烟收起来哦。然后你们三位都请和蔼可亲一点吧(不然就请滚)”

“来了!料理来了!”

“真是辛苦您了。”

“不用客气,请尽情享用吧!”

“艾丽莎,你喜欢吃什么,让我来帮你拿吧。我?我的最爱是艾丽莎。” 

“真希望好大人也能吃到这么美味的食物啊。”

“有点难回应的话题啊。”

“臭小鬼干嘛跟我抢啊!”

“哼,这本来就是本少爷的所有物。”

“不能说粗话哦,花。”

呼呼呼呼呼呼!

哈哈哈哈哈哈!

哇哇哇哇哇哇!

呦呦呦呦呦呦!

啧啧啧啧啧啧!

乒铃扣喽邦得哩咚呛呛呛!!!

“叶……这样真的没关系吗?”

“哎呀没事没事~真是和平呢~”

“所以为什么人会那么多啊?!”

 

真是一片混乱。

 

如果不是房子足够大,根本就容纳不下这么多的人,更别说任由他们在这里吵吵闹闹了。

不过,因为太过难得,也太过高兴,所以就算很吵闹,也不会有谁因此感到不满吧。

此刻聚集在房间里的人与灵魂,曾因不同的原因结识,曾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建立起不同的关系。伙伴、敌人、夫妻、共犯、情侣、主从、兄妹、亲子等等,关系网被扩展,而代表着人与人关系的那一根根线纠缠不清、致使混乱不堪。

不是都是朋友,不是都是亲人,不是都是仇敌。

不过,只要现在都在同一片屋檐下,就没什么好介意的吧。

 

也许是由于男人们的身材多半都相当高大,矮小的孩子在包围中反倒比较显眼。

叶不由自主地看向花。

距离上次见面,过了多久呢?记忆中的孩子还是被自己和安娜保护着的、脆弱的、幼小的婴孩,是自己在战争地区的废墟间飞奔时、怀抱中的热度。

而面前的孩子虽然还很小,或者说年轻吧,但也早已不是婴儿了。叶在恍惚之间犹豫起来。花多大了呢?小孩子的脸还没有长开,还是正处于难以辨别年纪的时候。即使如此,无法清晰地记着儿子的面容和年纪的自己确实算不上合格的父亲。叶苦笑了一下。

看着正在大吵大闹的自己的儿子,叶突然涌上一股异样的情感。

小孩子就是这样长大的啊,自己当年也是给人这种感觉的吗?还是说,果然男孩子是比较像妈妈吗?呜、总觉得有点可怕呢。

花发现叶在看他,停止了吼叫,愣了一下,然后朝叶做了个鬼脸。

叶笑了。

他一直都笑着。

 

这只是个梦。

 

即使如此——

 

“叶!”伴随着吼叫声,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感。叶心想糟了,拼命撑开了眼皮,果然,是安娜。

浅色长发和姣好的面容即使沾染了尘土也是一如既往的美丽,怀中紧拥着婴孩的女人脸上还残留着前一刻张皇失措的神色,甚至在微微上挑的眼角边还有若隐若现的泪痕。

“你要睡到什么时候!笨蛋!”

一如既往的痛骂声,但安娜的肩膀正在微微颤抖。

“抱歉——”

叶想拥抱安娜,于是他尝试着撑起身体。右肩使不上力,手臂则软软垂下,他依靠左半边的同样是伤痕累累的身体挺起身,单单伸出左手环住安娜。

他能感受到妻子胸口剧烈的起伏,和体温与呼吸带来的热度。

 

那是个梦。

是我还记得的过去的一角。

也是我想要的未来的碎片。

 

——你在看着我吧。

——哥哥。


---------------------

通灵王是童年呢。

超喜欢叶的。

也喜欢安娜。

cp爱好是all叶,主吃好叶和安叶(是的是gb你没看错),不过这篇一定要说的话是叶安向吧?果然自己的腿肉没法吃啊(泣)

回顾了原作,碰到喜欢的情节会兴奋地在床上打滚。

话说作者还有好多坑没填。

码字码得挺匆忙的,原本中间还想要有段好和叶对话的情节,但这里想不到他们该说什么就没写了......

这里肯定自己的essay没法像码同人一样爽快地码到千字......

评论(2)
热度(4)

© 這裡得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