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問這裡為什麼是這裡←_←
長期有病。各種病。
BLBGGBGL通吃,不過BL所占比例較大。具體雷點具體看,萌點又多又謎。
大概雜食。
真愛→藤田和日郎、月光條例
這裡很喜歡自己的頭像⊙▽⊙

匿龙密语同人、深蓝偏光(现代设定,短篇)

总算正大光明打澜舷cptag了!!

背景是现代设定,所以他们是在一起的~

这算是告白(正式交往)前的事?

不一定有在文中提及的(半)私设:

1、年龄、贝鸶〉澜

2、贝鸶的父母和澜的父母关系很好,在澜的父母去世后,贝鸶的父母有照顾过澜一段时间,在澜独居后也很关心澜,经常会让贝鸶带食物给澜。

3、因为澜是熊孩子,经常惹贝鸶生气,逃跑速度很快让贝鸶逮不到他,所以贝鸶超~嫌弃这个“只有脸和身体能看”的家伙。

4、澜的房子配有私人海滩XD

5、房间就是越整越乱的......

其他等这里想起来再说......


深蓝偏光


贝鸶把右手的袋子换到了左手,她的左肩因为两个纸袋的重量而微微下沉。先将手伸进口袋,把钥匙握在手心,接着她抬起右手,按了预料中不会响实际上也确实保持沉默的门铃,然后故作样子地敲了敲门。明显是不在乎屋内的人的反应,她等都没等便用钥匙打开了锁。

是把东西放在玄关就走还是直接交到对方手上呢?贝鸶让两个纸袋靠着墙,歪着头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脱了鞋,轻车熟路地从鞋柜里拿了双淡青色的客用拖鞋换上,走到客厅。

她后悔了,她应该直接走人的。

室内一片狼藉,好像是除了水泥墙外的一切——包括家具、装饰品、墙纸、窗帘——贝鸶在心里哀嚎、要知道她可想要那窗帘了、那上面有好多恺特喜欢的小鼬鼠——都被大恶龙含在嘴里嚼了一遍再吐出来,惨不忍睹。

贝鸶吓得差点松手掉了纸袋,“天啊,你在干嘛?”她扫了一圈才发现罪魁祸首,那个男人正成大字型卡在无数杂物的缝隙间。

“我准备去告白。”对方一本正经地回答。

“这和你拆房子有什么关系……等等、你想谋害谁?”

对方撇了她一眼。“别说得那么难听。”

 “难以否认你总是给人添麻烦,大、麻、烦。”贝鸶有点想笑,又有点想把两个纸袋砸到男人头上,“你是对你家的装修设计不满还是跟家政人员结仇了?”

“不,我想靠收拾房间来冷静一下,回过神来就这样了。”

“还真是冲动犯的标准回答呢。”

“呃、反正、不是有家政吗?”

开玩笑,家政接到这种工作估计会想不顾一切杀之而后快吧。贝鸶用脚扫开前面咕噜咕噜滚来滚去的茶杯和纸团,试图清出一条去厨房的路。

“那、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好像应该从这个方面展开话题。

“非常非常棒的人,不会有比他更好的了。”

“那你确定对方看得上你?”

“我有什么不好的吗?”男人似乎对贝鸶的质疑感到很震惊。

到底是哪来的自信?贝鸶敢肯定,如果不是自己两只手都提着东西的话,她一定抄起手边的东西(铝制的点心盒、空的)就砸过去了,就算没砸中,发泄一下也是爽的。

如果能砸中一次就好了,皮糙肉厚的也死不了。

“那你紧张什么?”

“没紧张。”

“没紧张你会打算收(折)拾(腾)屋子?”

“那是太激动。”

人家还没答应你你激动个鬼啊?!

不过……

“对方是男性?”

“你怎么知道?”

“女人的第六感啊。诶诶、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有照片吗?”

“你问这么多干嘛?”

“我好回去告诉妈妈不要再帮你物色对象。”毕竟这种脸长得不错、身材特好、性格从某个角度来说却特别糟糕的男人对女孩子而言简直就是祸害。

“……三个月前,他来海边冲浪时误入了我的海滩。我们是那时候认识的。”

“三个月前?!”

“怎么了?”

在厨房,贝鸶把妈妈让她带来的食物放到冰箱和食品柜里,这期间嘴角忍不住往上扬。“没什么,就是想说你也有今天啊。”法棍是放到冰箱里还是柜子里呢?“那么,照片?”

“有几张吧。”

“他愿意跟你拍的?”那成功几率还是挺大的嘛。

“不是,是我偷拍的。”

贝鸶动作顿了一顿。

“你刚刚在心里吐槽我了。”男人很肯定地说。

“那是你活该!”贝鸶偷偷翻了个白眼,“突然好同情那位——比你小吧?”

“小我两岁。没关系啦,他应该发现了,不过什么都没说就算默认了~”

这算调情吗?你们真会玩。

贝鸶有点心累。

“那么,照片也发给我看一下吧。”

立刻回答了。“不要。”

“啊哈?”

“是我的,不给你看。”

“你到时候得带人去给妈妈看。”我也会在场的啊。贝鸶觉得恋爱中的男人真是麻烦透了。

“至少现在他还是我一个人的。”

“好吧随你……他的名字总可以告诉我吧?” 

男人沉默了一下,好像在考虑。

然后他开口了。

 

没有预兆的,贝鸶一瞬间有想要落泪的冲动,好像身体深处的什么被唤醒了一般,轻轻地、深深地颤抖着。即使如此,却远远比不上呼唤着那个名字的男人的声音中的感情来的强烈。

就好像,在这颗星星数次毁灭和重生之前,他就曾如此呼唤过,而现在他存在于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全都是为了把遥远的过去延伸至此时此刻,让他可以再一次呼唤那个名字。

 

——风舷。


----------------

实在想不到题目的这里无奈之下拿起了诗集......

拿到福利本啦~~~

澜不愧是活了八百年以上的老流氓情场高手,毫无招架之力的风舷超级可爱啊!想知道这么可爱的孩子嫁出去时船长是什么心情哈哈!

只看过midnight side所以这次补了好多之前没看过的啊,澜这个流氓气场十足的家伙撩人撩得光明正大可有劲了,倒是风舷一直是撩于无形之中的感觉还可能没自觉~

话说这次证实了澜 粗鲁的料理法+被炸过的厨房 ,是因为经常都是野炊+吃霸王餐吧!野炊的善后就是伸一下龙脚把整块地都翻了总之骨头残渣什么的全埋了┐( ̄ー ̄)┌

这里真的觉得澜好会耍流氓哦这里要说三次才行!

评论(5)
热度(3)

© 這裡得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