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問這裡為什麼是這裡←_←
長期有病。各種病。
BLBGGBGL通吃,不過BL所占比例較大。具體雷點具體看,萌點又多又謎。
藤田和日郎廚,月光條例廚。
這裡很喜歡自己的頭像⊙▽⊙

匿龙密语同人、呻吟信仰(五)

澜舷tag内容在文后废话部分= =

全文链接


呻吟信仰(五)


天色不早了。

男孩坐在长板凳上等待着。他有一头本该是黑色的短发,因夹带着落灰或其他什么脏东西,变得斑驳不堪,甚至连头顶的角都是灰扑扑的。这种脏兮兮的感觉让他显得很不起眼。

他交叉晃动双腿去踢外袍垂下来的一角,还时不时晃动下脑袋,目光飘荡,瞥着来往的人群。

又无聊又没劲又不有趣。

他抿了抿嘴,目光落到自己正等着的人身上。他等的人正在向他走来。

两脚规矩下来,他故意低下头死盯着自己的足尖,手指不自觉地开始抠动板凳边沿的木屑。

来接他的人皱了皱眉,这让他有点得意,尽管他心里清楚实际上那人并不会因为自己的小把戏而有什么改变,但说真的,那人的眉头动动就能让他涌出成就感。他觉得这种心情相当愚蠢,却难以克制,于是他又想,他肯定是最无聊最没劲最不有趣的那个。

对方有些粗鲁地拉扯男孩的肩膀,拽着外袍迫使男孩站起身。在男孩睁大乌溜溜的眼睛望向自己时松手,转而抓住男孩的手腕,很紧地,用让男孩感到些微不适的力道抓住,接着就那么拉着他离开。

因为身高的差距,更多的是因为动作太过野蛮,男孩被拉得踉跄了一下,不过他立刻稳住,大步跟上。同时他试图回握箍住自己的那只手的手腕,对方却厌弃地甩了甩,男孩试了几次对方就甩了几次,同时不顾男孩疼痛地把手握得更紧,眉头都不动一动。

男孩只能放松下来,任由那人拉着自己。

不过,很快,男孩企图以其他方式寻求对方的注意。“嘿,怎么样了?”语焉不详,他是故意这么问的,他知道对方肯定明白他在问什么。他像个孩子般,从刚刚开始就在用自己的方式耍脾气。

对于这略带嘲讽的询问,那人却没有显示出恼怒,甚至没有继续收紧力道,只是冷漠地瞥了男孩一眼,避过相向而来的行人。

“这不关你的事。”良久,对方给出了回应,跟没回答没有本质区别的回应,这却让男孩不由自主地窃笑。只笑了一下下。

明明就在利用我,却说不关我的事,真好笑。男孩这么想到,觉得有趣。

而当原本紧抓着男孩的那只手放轻了力道时,男孩露出了一副只觉无趣的表情。 

 

 

风舷一一扫过书脊上的文字。

实际上,位于影穹的图书馆在平日总是空荡荡的。馆内存放的大多是不同地区不同语言的年鉴、史书、事件记录、律法详解和工具书籍,透过其难以觉察藏书者内在的个性和喜好,也很少有龙会为了喜好去阅读大部头的历史或是潦草的手抄本。龙族成员多半都有自己的领域,也大多偏好浏览自己的藏品。

但一旦要调查某些地区的详细情况,图书馆就尤为有用了。 

风舷轻轻抽出一本横放的硬壳本,小心翼翼地护着外封和书脊之间脆弱的连接处,把它垒到手中已抱有的三本书之上。

他带着书回到本堂暂设的资料处理区时,澜来了。

说是资料处理区,其实也就是在大堂中摆了张不靠墙的桌子,再加上一些法阵而已。算上澜带来的一小推车书本和文件,可以说是个比较杂乱的办公处。

澜在风舷放下书本时拿了个白瓷杯子给他,顺便提醒“有点烫”。风舷回了句谢谢,端着杯子走开几步,离书桌和书远了点,才打开盖子,轻吹了几口气,试探性地用嘴唇感受温度,一小口一小口慢慢啜饮着。 

棕色的,热可可。

最开始是咖啡和茶,风舷自己泡的。液体苦涩却能提神,只是澜不能由着风舷一杯接一杯地把自己灌到趴着桌子睡。

于是祂试着递奶茶给风舷,想说混入鲜奶后即使是饮料也可以变得柔和。略显疲惫的副王接过饮料时那毫不掩饰的惊讶让澜颇有成就感,他向祂微笑、道谢,祂为他可以暂时脱离越叠越高的文件而松一口气。

然后呢?

为什么要说教啊?破坏气氛!

记忆中还残留“草酸”“钙质”“血脂”“结石”等字眼,澜可以肯定风舷是故意的。

板起脸准备凶他,银发的青年却带着软软的笑倾身过来,让澜一下子泄了气,随即手中被塞进了一厚叠发黄的纸。“帮我看下这个吧,澜。”祂怎么可能拒绝。

不过还是觉得太憋屈了。

换成可可的时候,等风舷尝了第一口,澜便抢在风舷前开口:“你可以骗自己说它是咖啡,反正颜色差不多!”

风舷“噗哧”笑出声来。“你别紧张啊,”晃了晃杯子,让发烫的液体降降温,“我只是想向你道谢,澜。” 

刚泡好的可可表面浮着淡棕近白的泡沫,轻飘飘的,又很柔软,和咖啡一点也不像。 

回神,澜把译好的书名和目录交给风舷。“辰说最近就我们这儿的事最大,让我们安心处理。龙族内的常规事务都有相应的管理者担着……还没找到?”

“数量比我想象的要多……”风舷嘀咕道,“但是很奇怪…….” 

他摊了张地图在澜面前。“特征很明显,‘岛屿’和‘覆盖岛屿的森林’,同时,相比起突发毁灭性的灾难更倾向于存在漫长的衰败过程。”笔尖飞舞,在海面圈出一个圆,“加上‘两百年内’这个时间……大概可以确定范围。”

“可是没有记录,没法确定具体地点。” 

风舷蹙眉。“是的,没有,没法。周边岛屿对于其零碎的描述比我想象的还多,但是太过零散太过暧昧了,在确定了范围后就没多大用处……至于以当地语言文字编写的,则完全没有。”

枭和澜渐渐忘记了,但是风舷记得。被遗留在那个岛屿上的人们使用的是不同于通用语的语言。不知道是否是因为时空扭曲的关系,就算风舷从一开始就依靠森的力量布置了某些法术,他也依旧无法理解女孩竭力嘶吼的话语。

眨了眨眼,将破碎的回音安置到一旁。“我有请贝鸶试着找找相近的语言……不过这部分很难说,毕竟我能给她的语音资料不多。”

换个角度? 

“那个男孩呢?”

“比找资料还难。”笔端有点郁闷地击打桌子两下,“只有这一次他出现了…….黑发黑瞳太过普遍,那张脸也很普通。”况且他是个孩子,孩子每分每秒都在长大,谁知道第二天会是圆的还是方的。“再说,还记得吗?在那个岛,那个男孩对白发白瞳没有特别的反应。”

白发者,黑发者,毒,时空扭曲,新的地点……

还真是屡屡碰壁。澜叹了口气。祂曾为风舷向远方传递消息,曾将恺特带回影龙族的庇佑之下,曾在没有星星和月亮的夜里划过天空,赶回天涯悠角的家。

很迷惑,但还不到痛苦的时候,不会变得痛苦的。澜恍惚冒出了这样的念头。

祂抽走风舷手中的笔。“要回头看看前两次吗?”澜试着这么问的时候是以为风舷会继续的,但风舷却突然沉默下来,用种难以描述的眼神盯着祂,然后摇了摇头。

等等。他说。

“澜,森在哪?”

“啊?”有点莫名其妙,为什么突然提到森?“和辰在一起吧,怎么了?” 

漂亮的眼睛带上笑意。“只是突然想到而已,”嘴角带上弧度,“说起来,森明明是光龙族的。”却总是喜欢用更影龙一点的做法。而且。风舷想。森是喜欢人类的。 

“祂从很早以前就那样了,或许是因为活得长……不那还是光龙王活得更长……个性问题?总不是我让祂团团转的原因吧?”

或许吧,不过这种感觉就跟人类非常相似了。无论是森还是澜。

“很人类的说话方式呢,澜。”

“嗯?我?”没跟上风舷刻意跳来跳去的思路,澜愣了愣。

是在说你哦。

“还好吧……我没刻意想过这个。”

“不用刻意去想也没关系。说过了,我也只是突然想到而已。”刚刚你看起来很疲倦。风舷没有说出来。你可以不需要睡眠,但你看上去很累。我不希望你的心感到疲倦,就像你不希望我操劳过度。

不过,也有点小收获。

如果谈及龙族和人类的话……

还是吧。


 

黄昏的凉意中,辰站在树的阴影里。 

祂离那古朽的木身极近,没有碰触、没有倚靠。

在距离不远的地方,森凝视着那无法被区区树影掩盖的紫红色。 

“您并没有跟他们说过,对吗?”混杂了叹息和某种程度的失望,森的指尖往掌心缩了缩,又很快放松垂下。

“太过遥远了,”回应的声音里带有坚硬的触感,“我们无法肯定,这几次的时空扭曲与此有关。”祂的回答那么冷静、清晰。(你会想,我实际上能肯定的。你会觉得我在动摇。)

森微微皱眉。“明明最近一次相隔不过几百年。再说,‘时间’是在管理下的。如果只是时空扭曲,确实有可能是均衡出现偏差的体现,但很明显,对方可以以某种方式侵蚀龙族的身体甚至思维。即使如此,您还是认为这之间没有任何关系吗?”

注视自己的目光是属于智者的,锐利而敏锐。辰往树上靠去。“或许有,或许没有……太遥远了,我已经开始忘记了。”祂这么坚持到。

“他们会知道的。就算我们什么都不说,他们很快也会知道的。”森这样回答。这时,与树木相连的森的一部分,紧贴着女性人形的部分渗露出某种不明晰的情绪,难以判断那份情绪到底是属于辰的还是属于森的。

唯一可以觉察到,宛如拥抱盛开之前就衰败的花朵、宛如埋下不会破土的种子的心情,一定是源自于辰。

(他们会知道的。而你还是什么都不会懂。你不懂,你什么都不懂。在他们知道一切、理解一切以后很久很久,你都不会懂。) 

即使如此,这份感情一定传达不到。(我能证明,藉由你的话语,你的思考。我能证明的。)

独自走过了漫长岁月的、前任影龙王,以爱怜而深邃的目光注视着智慧的木之龙。

“而且,”感受着藉由树木传来的气息,森的声音轻缓又低沉,“他们明明就在我们眼前,不是百年千年前的过去,也不是充满变数的未来——是此时此刻啊。”

(那么近,你对我说。) 

辰闭上眼睛,然后张开。

太阳彻底消失在地平线之下。



在那混沌之中,存在只属于祂们的回忆。

那是循着螺旋、以放弃作为结束的回忆。

 

(希望新诞生的生命,是温情的、温柔的、温暖的。) 

(为此赋予这份生命一切美丽的事物。)

 

开端是梦。就只是为了一个梦。

 

(塑成柔韧的身躯,给予拥抱的手臂,辅以畅行的双腿。)

(肌肤是柔软的、温热的。)

(会说话的眼睛,高挺的鼻梁,可以轻易勾起弧度的嘴唇。)

(还有……)

 

祂笑了,祂为了这个梦微笑了。

祂为什么会如此渴望呢?明明身边汇聚了那么多、那么多的鼓动,祂渴望的却是一个还未成形的梦。

 

(角?) 

(留下角吧。)

(留下……同创造者,相似之处。)

 

祂渴望的是怎样的存在呢?

 

(赋予其一切的美好。)

(希望……被创造出的生命,是温情的、温柔的、温暖的。)

 

——但是……

——但是,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

嘿呦这里还活着!

总算有更新了!更新的理由是不摸鱼的话这里会死!

毕竟很忙的时候就会特别想摸鱼,摸鱼效率特别高,只要能摸鱼要这里干什么都可以这样XD

原创角色如果这里没有忘记前文的话到目前为止出场三个,有兴趣的可以回前文对应一下搞错了的话可以保留打死这里的权利

私设里,咖啡,茶,牛奶,可可粉都是风舷的,前三者是风舷自己储备的,可可粉是船长送的。

话说澜舷啊......啊澜啊生日快乐!(你以为过去几天了?!)发现风舷对澜态度最“冷”的时候一般都是亲密举动之后,就是那种过程中有点一愣一愣的总之还是惯着澜的(?),不过结束后会不懂该摆什么表情该用什么态度(毕竟回忆时总是感觉特别羞耻啊哈),于是稍稍有些手足无措超级纯情这样!

哎呀漂亮的孩子真好~

最近在别的cp刷到了一篇特别棒的同人!完结之后估计可以排上[心目中的榜单]的一篇文。开心!(不过看的时候很难过就是了。)

果然,可以的话这里比起码字的更想当看人码字的。

谁来给龙龙添点文啊喂otz

评论(5)
热度(2)

© 這裡得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