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問這裡為什麼是這裡←_←
不是什麼好東西,沒事就別關注了,看點好的吧。
長期有病。各種病。
具體雷點萌點具體看,大概雜食。
真愛→藤田和日郎、月光條例
AO3在lof的鏈接一般在發佈兩三天後刪除。
這裡很喜歡自己的頭像⊙▽⊙

布鲁游同人、День веселья, верь, настанет

简直心生绝望。各方面的。

预警

前三分之二都如同某种廉价的校园play

后三分之一可能没表述清楚

vr角色以梗的方式出现,不要问是谁,这里没决定

流水账

OOC

各种私设私货



День веселья, верь, настанет


放课后,物理实验室内,讲台位置。

龙亚先是如同瞪视仇人般死盯着面前的练习,发出一声哀嚎,紧接着上半身就往桌面倒去,手里还握着一支笔,像是准备行凶般,确实地用五指把笔杆裹在手心,死死攥紧。

“不行的!我做不到!就算布鲁诺给我补习,我也没法在毕业前通过入社考试!”

一旁坐在小圆凳上的龙可皱了皱眉,轻轻戳了戳他。“要叫老师。龙亚太没礼貌了!” 

“就私下叫嘛!龙可好严厉啊——对不起!老师!我不会做!”

少女相对的另一侧,蓝色头发的指导教师苦笑,拍了拍瘫倒在讲台上的少年的肩膀,站起身来。

“这个步骤是有点难理解,慢慢来没关系,先休息一下吧。”

有气无力地耶了声,笔从龙亚放松了的手掌中滚到桌面上。龙可半带嫌弃半带怜惜地看了看龙亚,又略含感谢和歉意地朝布鲁诺望去。

笑了笑安抚她,接着,布鲁诺朝着实验室后方,提高了些声音唤道:“不动,你那怎么样了?要不要休息下?” 

坐在正数第五排倒数第三排靠墙处,名为不动游星的黑发少年从电脑后探出头来,又缩回去确认了屏幕上的什么,才点了点头,把电脑留在桌上,起身往讲台方向走去。

讲台并不是很宽,布鲁诺把自己的位置从龙亚身边移到龙亚龙可对面,又顺手帮游星把第一排的椅子移到讲台旁。

游星道谢,坐下。

“结束了吗?”

“等会还要再检查一遍。”

“辛苦你了。”

“不会。”

“游星社团活动时都在做什么?”三人中唯一没通过入部考试、不是部员却总在社团活动时间来补习的龙亚好奇地问。

其实他之前不是没问过这个问题,但——

龙可快嘴接道:“是游星说了你也不懂的东西。”

龙亚瞪着龙可的时候游星回答了他的问题,在自己因为认得的发音和不理解的它们所代表的含义而发愣时,眼中的妹妹露出了“果然这次也不懂吧”的表情。 

发出小小的哼声,龙可拒绝了游星试图进行的多半他还是不会懂的解释,倒是,他突然想起了最近流传在校园中的某个说法。

“我听班上同学说的,好像是,只要带着美味的热狗去找电脑部的新人,他就可以帮你解决程序方面的问题……这样的?”说着说着自己也觉得有些奇奇怪怪,“啊,不过考试是作弊这类是不受理的!”他急急忙忙跟布鲁诺解释。 

布鲁诺摆摆手让龙亚放松。他针对美味的定义提问,同时表示教师那还没有听说过这件事。 

“听上去像是什么新型的诈骗手段。”他评价。 

“热狗诈骗?”游星在旁边轻笑,“说不定确实是个厉害的人。只是特别喜欢热狗所以才会有奇怪的传言。”

“那他的味觉一定很苍白。”布鲁诺断言。

龙可提出异议,“说不定他也喜欢泡面!”

布鲁诺执拗地表示泡面是不一样的。可游星笑道:“我觉得小豆年糕味的和红豆麻糬味的泡面区别不大。”

“唔——”绝对是红豆麻糬味的比较好吃!布鲁诺心想。

“不过龙亚你可以试着去问问,带着热狗找他聊天也不错啊。”布鲁诺感兴趣地眨了眨眼睛,“不知道要多美味的热狗才能让他满意。”

龙可开口:“听说流动贩卖车的热狗就可以。”

龙亚震惊:“这么随意!” 

游星很疑惑:“我没怎么吃热狗,流动贩卖车的热狗有这么美味吗?”

布鲁诺表示反对。“我觉得还是泡面比较好吃……”他突然发现了什么似的,笑着对龙亚说,“这么说起来,龙亚今天没叫饿呢。”

平常下午的这个时间都会抱怨午餐已经消化掉了的龙亚,今天却很安静。 

“因为今天中午吃了超级多!” 自己是经常叫饿没错啦……但饿的时候说饿有什么不对!这种说法简直就是把自己当小孩子嘛!龙亚不满地想,自己明明只比游星低一个年级,却总是被身旁的人当作小孩子对待,还经常被人误认为是龙可的弟弟,怎么能这样!

“诶?”游星虽然偶尔会和龙亚龙可一起用餐,但今天并没有。借由午餐时间和班上的同学交流是很重要的,游星是考虑到这点才拒绝了龙亚每天一起吃午餐的请求,毕竟他们相差了一个年级,就算有心照顾,游星也不想龙亚龙可因此和同学们产生嫌隙。 

“我们班的决斗老师今天被撤职了。”龙可帮哥哥解释,“龙亚说要庆祝,中午在食堂把点的咖喱和猪扒饭全部吃光光了。”

庆祝老师被撤职?

游星皱了皱眉。“暴饮暴食对身体不好。”

“庆祝一下嘛!就这一次!”

龙可拆台。“又来了,龙亚的‘就这一次’。” 

“龙可!”龙亚有点恼火地叫起来,龙亚转过头去假装无事发生。

布鲁诺思考片刻。

“是之前龙亚你提到过的那个老师吗?” 

“没错!是他!”

“是认识的人?”游星问布鲁诺。布鲁诺任教的是他的年级,也并非任教决斗课程,而是物理老师。

“都是教师,办公室也正好在一起,知道肯定是知道,不过关系一般。”布鲁诺点点头,“他被发现违规操作考试系统,会议后决定将他撤职。”

“违规操作考试系统!”

捕捉到关键字,龙亚激动地一掌拍在讲台上,借力站起来。

“那么,之前说的那个!”

布鲁诺同意。“看来就是你说的那样了。”

  

不久前的社团活动时间,一如平常地,游星在一旁进行他那些似乎相当高深的课外作业,布鲁诺在给龙亚补习,龙可在陪龙亚。中途休息时,龙亚和龙可进行了决斗,游星手头的活好像还没结束,观战的只有布鲁诺。

龙亚不知道是第几次输给优秀的妹妹。因为输的次数太多,反倒不觉得多沮丧,总是战意满满地沉迷于决斗之中。这让布鲁诺很欣赏,他称赞龙亚的决斗有进步。

我也这么觉得。少年沾沾自喜。

那时,可能是为哥哥抱不平,非常难得的,龙可主动告诉布鲁诺,班上的决斗指导老师不喜欢龙亚,说龙亚的决斗是“粗俗的、糟糕的、毫无意义的决斗”。

虽然没有很激烈的反应,但龙可很少像这样直白地表露某种负面情绪,所以布鲁诺决定安静地听她发泄。

龙亚明明那么喜欢决斗,水平也在不断提高,那个老师只是因为看不惯家境殷实的小孩,就把龙亚的决斗说的什么也不是。龙可有些生气地帮哥哥说话。

布鲁诺脸色略沉。 

平时不会刻意表现出来,双胞胎的家境确实算得上相当富裕。在学园里穿着同样制服吃着相似食物的同学们大多不清楚这一点,但教师们会对班级里的学生家庭状况有个大概的了解。教师们出身各异,其中也有不少幼时贫困,凭着努力如今终于迎来出头之日的,但若因此对学生怀有偏见,质疑家中富裕的学生的努力,就相当幼稚了。

妹妹提到那个老师后,哥哥就变得有些沮丧。 

我讨厌那个老师。他不喜欢我就不喜欢呗,反正我也不喜欢他。龙亚回忆着老师平日里的冷言冷语,目光黯淡了几分,小声嘟囔着。我原本想着只要能和大家一起决斗就好了,但之前的考试就很奇怪……

考试?

很明显,对于龙亚来说的小声实际上并不小声,布鲁诺基本都听到了。他抓住其中一个词发出疑问。

最近你们年级的是……第三阶段测试?

啊!就是那次考试!龙亚飞快应道,紧接着却有点犹犹豫豫,面上显出几分慌乱,看看布鲁诺,又转过头看看妹妹。布鲁诺只是一脸疑惑,龙可则是了解内情,她近似鼓励地朝哥哥点了点头。

龙亚又转回来面对布鲁诺,颇为小心翼翼地开始解释。

考试包括实战测试和机上测试两个部分。多亏平时跟游星和龙可对战积累的经验,还有布鲁诺的决斗补习,实战测试里龙亚获得了不错的成绩。

那时那个老师的脸色可糟了,他看过去超级失望。龙可忿忿道。他根本一开始就盼着龙亚输。 

机考时出了什么问题吗?布鲁诺问。

机考是解决斗残局。用已有的卡片进行操作,在一回合内成功击败对方就可以获得最高分数。即使第一步操作错误了也没关系,只要撑过对方回合,便可靠下一次抽卡尝试挽回,直到任何一方生命值归零前都可以继续决斗,分数则依靠回合数和失误率这一类数据来计算。

我觉得我考得还不错,只输了一次。但成绩出来后,机考的成绩特别特别低,总成绩最后低空飘过,差点得补考。龙亚心有余悸。阶段测试的成绩和竞赛资格、升学都有关系,补考从各方面来讲都是极为不利的。

龙亚拿到的题都很复杂。龙可小小声说。所以我想,是不是老师把难度高和失误失分大的题都给了龙亚……

这个很难说,有可能是正好系统随机到的。没有被龙亚龙可对教师的不满影响,也没有立刻否认他们的猜测,布鲁诺只是平静地点出。你们也没有证据证明是那个老师做的吧。

双胞胎以相同的频率点了点头,表情苦涩,又感到有点不好意思。

不止我,有好几个学生的分数都很奇怪,所以真的、可能是我搞错了也说不定。龙亚苦着张脸,叹息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

当时,由于不想继续破坏原本还不错的心情,他们就这样结束了这个话题。

 

“那么,这次的举报信是龙亚你们写的吗?”

“诶?”听见布鲁诺的问话,坐回椅子上的龙亚和龙可面面相觑,“匿名举报信?”

布鲁诺点头。

“这次是因为接到匿名举报信才会开始调查的。”

不过,看你们的反应,应该不是你们做的。他接道。

“不是我们……对哦,还可以用匿名举报信!我之前怎么没想到!”龙亚有些懊恼地说,随即又开心起来,“我要夸奖那个寄信的!”

“应该是你们班上的人。”看着龙亚龙可,游星猜测,“他可能和你们一样对分数感到疑惑。” 

布鲁诺注意到,游星说话时带着轻微的滞涩感,喉头滚动,喉咙里冒出不太明显的呛咳声。看上去不像生病,可能是沉迷于作业,一个都下午没喝水,这下多说了几句话才意识到口干舌燥。 

物理实验室内不能进食饮水,布鲁诺把自己的保温杯留在了办公室。虽然游星说没关系,但布鲁诺还是去拿来了水和纸杯,看见抽屉里还有袋小饼干就也顺手带上,让三人在实验室门口吃完喝完了再回去讲台旁。

物理实验室所在的建筑楼离主教学楼有一段距离,这个时间没什么学生经过这里。走廊上只有他们四人,靠着墙壁和栏杆在咔哧咔哧啃饼干。

实际上咔哧咔哧的主要是龙亚。龙可淑女地咬下一小口饼干,闭嘴嚼动,在嚼完咽下去前不会开口说话。游星不太一样,与其说是咬,不如说他是用牙把饼干一小块一小块磨下来,也不怎么嚼,就含在嘴里等它变软一些再直接吞下,吃得很慢,吃相不难看,但因为显得孩子气而和他本人的外貌有些违和。

布鲁诺想起在学园以外的地方,他看过游星边吃东西边操作电脑。食物能振奋精神,但不小心把碎屑洒落,或是食物直接掉在键盘上都很糟糕,所以这样的景象不常有,挺珍贵的。游星两只手都忙着击打键盘,嘴上叼着食物,用牙齿轻轻咬着,小心地靠嘴唇和舌头一点点往嘴里送,一块饼干或一条火腿肠可以吃上好久。

他在心里轻轻笑起来。 

“怎么了吗?”游星好像察觉到什么,抬头看布鲁诺。

“没什么。”打着马虎眼,布鲁诺转移话题,“估计是龙亚你们的同学写的推荐信。不过你们不要把信的事说出去哦,按理来说我是不能透露匿名信的存在的。”

“班上的同学……”龙亚又掏了块饼干,“好好奇,会是谁呢?” 

“来猜一下?”

“好啊!”龙亚积极响应。

龙可揭穿他:“你是拖延时间不想补习吧。”

“休息时间休息时间嘛!”

笑了笑。“猜可以,但不能去确认。”布鲁诺又提醒他们,三个人点点头。

沉默片刻,龙亚先开口选人:“是不是天兵?”是游星和布鲁诺都知道的人,和龙亚龙可入学前就是好朋友,正好分在了一个班里。

没想到龙亚会先把有些文弱的好友设为怀疑对象,龙可咽下饼干。“为什么?”

“天兵的父母是官员,官员都很懂要怎么运用规则吧。”龙亚很随意地说道,“天兵一直和他父母在一起,他一定知道可以向学校投递匿名举报信。” 

龙可摇头。“我觉得不是。”

“天兵自己的成绩没有很大浮动,在这种立场下他应该不会没有证据就特意匿名举报老师。”她看见袋子里还有六七块饼干,就放心地又拿了一块。 

她提出另一个人选:“我觉得是斯莱。”

“斯莱是那个黑色头发——发型这样的男孩子?”布鲁诺在头上比划了一个颇有特色的发型。游星借着他的动作,不动声色地开始想象蓝色头发奇特发型的自己的物理老师。 

“没错!”

游星拿纸杯倒水,一个个分过去。“见过吗?”他知道龙亚龙可班上有这个人。教师办公室都是在一起的,不在那一年级任教的布鲁诺会知道不让游星意外。

“有时会在办公室看见他。”布鲁诺接过纸杯,回忆起那个男生,平时总是一脸严肃的样子,这点和游星有些像,他就记下了,“感觉是个很认真的孩子。”

龙可用嘴唇试了水温,觉得烫就先拿在手里放凉。“嗯,他是那种对人对事很执着的类型。”布鲁诺不知道这毫不留情的评价算是称赞还是批评。

“啊!对了对了我想起来了!他上次考试成绩出来的时候,表情超可怕的!”龙亚嫌拿着杯子不好表演,水太烫了又不能一口干,就把杯子放在廊台上。游星提醒他别不小心洒到楼下去。

龙亚嗯嗯嗯应着。“斯莱他啊,平时表情一直是这样的——”吃完了饼干,正好手上没东西,龙亚就扁着嘴,配合上手势的一直线,“成绩出来后,就变成了这样!”嘴角下耷,双手手指摆出一个八字。愤怒又不满的感情理解倒是可以理解,不过这下这表情由龙亚做出来就怪模怪样的。

“他相当生气,”以防万一,龙可决定还是把龙亚的杯子拿过去,“他死盯着成绩没有说话,眼神超级可怕,我好像都能听到他咬牙的声音。”

龙亚觉得让妹妹帮自己拿发烫的杯子不太好,又接了回来。

“斯莱平时比较沉默,对老师的态度没有很热情。” 

“老师算不上讨厌他但也没有很喜欢他。是他的话,成绩起伏那么大,他一定会去找老师问原因。”

“但他什么也没说,成绩也没有改动……”

“是的,没有呢。”龙亚心有余悸。“那段时间他真的超可怕!浑身缠绕着低气压,根本没人敢和他搭话!”

“后来好像……不知什么时候,就又好了?”

“也没特别注意,哪天就感觉他不气了。”

双胞胎连疑惑的表情都非常相似。 

“阶段测试的题目是不会讲解的吧。或许他是去找你们老师要求查看得分情况,不过应该是被拒绝了。”游星刚刚吃完第一块饼干,水只剩半杯。“如果他真的如你们所说的那么执着的话,确实有很大可能是他做的。” 

布鲁诺隔着塑料袋,把巧克力味的饼干推到上层。游星看了他一眼,布鲁诺对游星笑笑。

没有多说什么,游星往杯子里加了点水,伸手进袋子拿了块巧克力味的。“学生手册上有学校部门的联系方式,只要有投递举报信这想法,谁都可以轻松做到。”

他问布鲁诺,是怎样确定那个老师进行了违规操作的。“检查系统后发现有作弊痕迹吗?”

“诶……不完全是。”布鲁诺摇头,“确实是以系统更改痕迹和IP地址作为证据,但是似乎,并非由校方首先检查程序,校方只是核实了已知的信息。”

“什么意思?”龙亚问。他摸了块饼干,原味的。

“我没有参与这个环节,只在会议前收到了情况说明,有些细节并不清楚。”一不小心好像透露了太多,但想想也不是什么真正需要保密的大事,布鲁诺就和他们三人说了。“并没有和举报信一起,但在校方检查系统前,就已经收到了相关证据。”

游星似乎不打算继续吃饼干,没有接着拿,而是端着水靠着墙。“是同一个人投递的吗?”

“不知道,大概是。”布鲁诺耸肩,“还有,学校总电脑没有入侵迹象。” 

“那应该是解析了任课教师个人终端。”

龙可露出思索的样子,“老师你之前说,经常在办公室看见斯莱吧。有没有可能,斯莱是为了拿到证据才总是去办公室的?” 

布鲁诺表示教师个人终端的系统很朴素,信息复制起来很容易,“只要教师本人不在,手脚快点多半不会被注意到。”

啃着饼干,龙亚的表情又纠结起来。“但是斯莱他有那么擅长这类东西吗?我是指,就算复制了,筛选啊解析啊什么也没那么简单吧?”

龙可提醒他:“不一定要他自己来解析啊,可以找认识的人帮忙,上网雇人也可以——”

“龙亚。”游星突然开口。 

“怎么了?”

“刚刚你提到的那个传闻,你说了是同学告诉你的吧。”游星晃晃杯子,让水降温。“你还记得那个同学是谁吗?”

经游星这么一提醒,少年愣住,接着陷入回忆。

是同学聊天的时候,是浏览学校论坛的时候,还是课上传纸条的时候?是在教室、食堂、操场还是校园门口的咖啡馆?就像决斗时一样,思考着,整理着,抓住线索,不断寻觅。 

这并不困难——

短暂的时间过后,恍然大悟般,他发出吵闹的声音。 

“啊啊啊!我想起来了!是斯莱!是斯莱告诉我们的!”

龙可犹疑道:“是斯莱说的?”

“没错!我能肯定!”龙亚拍着胸脯跟妹妹保证。“他带了热狗却没有吃,我就问他能不能给我,斯莱就跟我说了这件事!斯莱会说这种事很难得吧!所以我不可能记错的!”

游星看起来比激动的龙亚冷静多了,仅是脸上浮现出笑意。

“估计就是斯莱了。” 

“是斯莱吧。” 在邀请之下,龙可拿走了最后一块饼干。

布鲁诺在大家的意见得到统一时,竖起食指放在唇前,又强调了一次:“不能去确认哦,要是不小心让上面知道了我和学生说这些,我会被扣工资的。”

三个人同时答应,龙亚似乎还想说什么打趣的话,但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打断了他们。

不是短信音,而是通话请求;不是系统自带的响铃,而是为了区分特别的人、特别设置的铃声。欢快的旋律回荡,在四人不再说话后安静下来的走廊上,十分突兀。 

龙亚好像吓了一跳般愣了一下,才意识到是自己的手机在响,赶紧伸手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了手机。就算铃声已经提醒他了,但在看到联系人时,他还是瞪大了双眼,小声地和龙可说,是妈妈。朝游星和布鲁诺摇摇头,示意他们听见也没关系,就接起了电话。

龙可凑过去,两个人没开免提,紧挨着听筒。明显是对方说的比较多,双胞胎听得很认真,很开心又有些兴奋的回应着。

通话时间不长,游星看他们答应着挂断了电话。“是叔叔阿姨今天回来吗?”

用力点头。

两人突然安静了许多,面上却掩饰不住激动的心情。

游星收了他们的纸杯,叠起来。“那么,社团活动到此结束,收拾一下准备回去吧。”布鲁诺说。在双胞胎正回去物理实验室拿书包时,突然想起了某件很重要的事,他喊住了龙亚。

“剩下的题龙亚就带回去当作业吧。”

“诶——”

少年发出哀嚎。

 

黄昏,赤橙色的最后的阳光越过窗檐,为教室的地面染上燃烧般的色彩。

从窗户往外看,远远地可以看见学校的大门,结束了一天课程和社团活动的学生正零零散散朝外走,在回家的路上。

把纸杯和空掉的塑料袋丢入垃圾桶,没有继续作业,游星站在窗前,看着龙亚龙可出了学校大门,一点一点走到他视线之外的地方。然后游星转回头,看见自己的导师正注视着自己。

“所以,是不动你投的信吧。”

被拆穿也毫无动摇,干净利落地承认了:“是的。”

游星和布鲁诺回到讲台边面对面坐下。

“查过了吗?”

蓝发的指导教师答非所问。“是龙亚龙可的事的话,不动不可能不管的吧。” 虽然看上去好像没在听,但实际上全都放在了心上。

确实如此。“所以,老师你在整理证据时顺手查了举报信的来源。”很肯定地说道。

布鲁诺终于点头,颇有点小心翼翼的意味在其中。“我想确认猜测。”举起双手以示清白,“我就确认了一下,没干别的……诶被发现了吗?”证据是自己提交的、这件事。

“发现了。”游星再次移开目光,“那位老师为什么要这么做?”

布鲁诺沉默了片刻,开口:“我查了他的收支记录和通讯记录。”

出身贫寒的小孩,和母亲相依为命。为了这唯一的儿子,母亲拼命工作,孩子虽然由于缺少正确的引导,性格的某些方面有些扭曲,本性却不坏。在孩子终于长大成人,步入社会,有了稳定的工作后,母亲却病倒了。教师的工资并不低,却仍然难以维持无底洞的医疗费用。不要说过去不屑于与权贵来往,现在连亲近的朋友都没有的他,连放低身段去请求的对象都没有。

也因此,就算他知道宠溺孩子的父母给他的金额并不够长久维持母亲的生命,他也还是接受了。矛盾着、挣扎着,想着也许不会被发现吧,偷偷地更改了考试系统,服从了自己一直以来厌恶的富人们,屈服于现实和金钱,做出自己也感到恶心的事。

他并不是那么擅长程序,更别说是颤抖着手指更改的数据。成绩出来时,那过于巨大的浮动让他知道自己完了,学生们必定会产生疑问。即使如此,内心深处仍有一丝希冀,他不顾脸面地在学生面前挣扎,只是那份希望也随着校方下达的通知一同破碎。

“校方了解他家里的情况后,也有作出相应的安排。”不过,犯下错误,就得承担后果,“只是,记入档案后,他以后应该也无法继续担任教师了。”

游星安静地听着,平静地凝视着窗外的夕阳,与其说是欣赏,不如说是沉浸于那绚烂的光景。

这样啊。他喃喃道。是会有这样的事。

蓝紫色的眼睛大而明亮,夕阳的光辉落入其中,渲染上不同于平日的温暖色泽,宛如星云的光芒在闪烁。少年的脸年轻而平和,唇色浅、形状温柔,干净的脸侧被太阳温暖出不明显的红。

一切、全部、都、充斥着令人心动的美丽。

“那么。”布鲁诺叹了口气,把手搭在桌子上交叠起手指,灰色的眼睛直直注视着面前的黑发少年。

“现在是游星吧。”带有感叹意味的陈述语气。

在布鲁诺面前,重新与他对视的少年年轻的外表下,内部更为成熟、也是真实存在的那人坦率地露出笑容,承认了。

“什么时候发现的?”

“学生的游星三餐都很健康,是不会清楚地知道泡面的味道的。你也不会,你没有那么喜欢泡面,但你之前说过杰克在准备录入。”

露出破绽了。游星小声嘀咕着。

因为游星把设定做的很细致,所以一旦有不同就很容易发现。布鲁诺安慰他。

姿势从最规矩的坐法换成单手撑住脑袋,龙胆色的眼睛眨动,“玩腻了吗?要再抽一次吗?”

“不是,这个就好……”怕游星误会——就算误会这个词很少出现在他们之间,布鲁诺还是赶紧摇摇头。“我过得很开心。这个系统非常有趣,相当——出色。”

“虽然不是正式的项目,但在模型构筑和基础设置上我也是花了相当多心思的,就我来说是十分优秀的作品,能被你认同我很高兴。”

“参与到这一系统里让游星觉得开心吗?”

“很开心。”

好像真的很开心,游星的语气变得轻快起来。

“我在这个年纪时,就像做梦一样,曾向往过平静又欢乐的校园生活。”

布鲁诺有点担心,游星总是在为了目标不断向前,很少有放松的时间,本人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喜欢逞强,又很固执,“你还好吧?不要太累了?”

“没事的。”看,果然又是这样,这个人总是这么说。还在笑着。

“事到如今,对我来说,不论建立完善意识系统还是修复布鲁诺的身体都变得有趣起来了。”游星感慨,“而且,布鲁诺的身体真的用了很厉害的技术,我学到了很多,之前我完全没想过生物化可以达到这个程度。”

“唔。就我来说是有点微妙地被看光的感觉……”

分离的时候,并没有想过会有再次相遇的一天。即使不是人类,也没有自信能够存活下去,只是想着,在这个地方不断跌落的不是游星真是太好了。

连希望都不敢希望,却总会做到关于游星的梦,能睁开眼睛时,还有意识的时候,回忆着过去的事,关于那些被自己遗忘了的同伴,和自己再次得到的同伴,刻画着自己失去了的世界,思考着自己碰触不到的未来,一直一直,都在想着这些事。

就算无法再睁开眼睛,但只要还留有意识的话,希望直到毁灭的最后一刻,自己还是能持续地回忆着。

那个时候,自己不会、也不敢想象再次与游星相见的可能。

所以,意识到游星就在自己面前时,才会以为自己在做梦。就连伸出手拭去对方的泪水时,都以为那份触感不过是幻觉。

“而且,我是因为想和布鲁诺见面才这么努力的。”现在,少年外表的游星坦率地说道。

放弃意味失去最后的可能,放弃只能是一无所有,所以他从未放弃,而是拼上全力去抓住机会。尽管如此,在好不容易找回布鲁诺的身体时,游星面对破碎、扭曲到看不出原形的身体,承受着失而复得带来的痛苦——不,那已经连所谓的身体都算不上,那样的曾经的非常重要的人,变成了仅仅是遗骸的东西——所有人都是这么认为的,除了他,除了不动游星外的、所有人。

忘记了是怀抱怎样的心情支撑下来的,但再度失去的恐惧是如此深刻。未来的知识和技术不是这个时代的他可以轻易企及的,毫无进展的作业让游星感到疲惫,他时常陷入沉重的怀疑中,害怕就算那个身体再次睁开了眼睛,也是完全不一样的存在。 

但游星是幸运的。

偶然穿越了时空的未来之人,简直像是为了陷入绝境的他而来,给了他比未来的技术还要珍贵的事物。

灵感。

不是以身体,而是以残留的意识为突破口。

与身体不同,在不断下落的过程中,不断被巩固的记忆、感受、思维几乎没有任何缺失,虽然外壳毁坏到无法反应思想的程度,但内在的最珍贵的东西都还存在,布鲁诺的心、完完整整地回到了游星身边。在仅有两人的意识空间里,不动游星终于能够碰触布鲁诺。

不过,游星不可能永远与布鲁诺的意识相连,就算坚持到了现在,没有身体一直游离的意识也不是没有消耗的可能。为了确保在身体修复前布鲁诺的心不会损伤,游星决定用特别的系统将它安放。

既然要做,还是不要做的太无聊吧。

游星愉快地笑起来,年轻的有些稚嫩的脸露出了符合年纪的表情。

布鲁诺想见到现在的我吗?

没有回答。不需要回答。

面对已不再是少年的他的疑问,布鲁诺伸出了手。对方一动不动,单手托着脸,任由指尖、指腹、掌心依次贴上脸侧,并不能算得上温暖的手,却十分舒适。拇指轻轻擦过记忆里存在标记的位置,没有丝毫偏差。

龙胆色的双眸与铅灰色的眼睛对视。

夕阳沉默,夜色覆盖天空,温柔如水。

end


最开始脑学园设定时布鲁诺和游星都是学生(有游星帮布鲁诺打制服领带这样的套路剧情),在群里说脑洞的时候变成布鲁诺老师了!

关于学园设定其实一开始有个be构思,大概是布鲁诺通过黑洞能到达别的世界。可他所到达的世界都是“五分钟前才开始的世界”,一旦他到达了,黑洞闭合,他所到达的世界就会开始加速不可逆的熵增,走向混乱。像是校园的和平时光这类,是立刻就会失去的东西。

(更细致的设定没打算码就没有了,资料也没继续查,请不要问相关问题,问了这里也答不出来。)

评论(5)
热度(11)

© 這裡得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