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問這裡為什麼是這裡←_←
長期有病。各種病。
BLBGGBGL通吃,不過BL所占比例較大。具體雷點具體看,萌點又多又謎。
藤田和日郎廚,月光條例廚。
這裡很喜歡自己的頭像⊙▽⊙

匿龙密语同人、水中花(短篇)

嗨这里还活着~

爸爸妈妈貅黛尔 咖啡拉花 日常(?)



我因泪水而模糊不堪的视线中,那个男人的面容虚幻地摇动,却毫无疑问地在散发光芒。

然后我听到了,混杂在血腥气中的他的话语。

他说他从来没有感到后悔。


第五杯。

浪费可耻。

还有完没完。

貅黛尔认为,自己没有开启冷嘲热讽模式都要归功于澍。

化形后的女性此刻正坐在沙发上,和貅黛尔靠得很近,纤长的手指一次次挑起银白的发丝。

微微耸肩,澍抬手,专心地给貅黛尔编着小发辫。虽然貅黛尔不知道这有什么好值得人形之龙全心全意倾注于此,但是,事实上,从第三杯到第五杯期间,澍确实连一个眼神都没给正在尝试第六杯的某个傻东西。

然后,第六杯也失败了。

离澍较近的那侧的头发基本上要编完了。

袋子里没有咖啡粉了。

澍依旧专注于貅黛尔的长发。

“我再去拿点咖啡粉……下一次一定可以成功的!”娃娃脸的男人往自己身上插旗。

“嗯,你加油。”澍应了一声,平平淡淡地,满不在乎地。

男人——麒泓因为缺乏同伴们的关注和安慰——后者非常难得,没有才是常态——流下了寂寞的眼泪。

貅黛尔看着他那傻样,几乎都要同情他了。

这也是她没有落井下石的原因。

“好了?”貅黛尔感到澍放开了她的头发。

“嗯!”

“只有一半吗?”感觉有点奇怪。

“这样比较好。”澍的声音听上去很开心。貅黛尔有点搞不懂澍所谓的“好”是凭着什么标准。

管它的。

管管他吧。

貅黛尔叹了口气。

放过那个浓缩咖啡壶吧。它是无辜的。被放在旅店房间里供客人使用可不是它自己的选择。

“够了啊喂,把特浓咖啡当水喝……”银发的妖精拍桌,“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睡眠的味道变了怎么办?!”

“会变成咖啡味吧。”澍似乎很感兴趣,祂兴致勃勃地打算怂恿麒泓再喝六杯。

“原来睡眠这种东西是可以吃出味道的?”麒泓还是第一次听说,愣在那儿。

貅黛尔已经开始学着如何对付这一人一龙了。“没味道,这只是一种说法,”可以吃出味道的话,那麒泓的正餐和零食都会被限定成甜的,“为了表达我对你浪费食物暴殄天物行为的愤慨。”

麒泓露出无辜且悲伤的表情。

他小声抗议,“我以前会的!我跟我妈妈学的!她以前学做咖啡拉花的时候,失败品也都是我喝掉……”所以你学的是咖啡拉花还是猛灌速溶咖啡?

貅黛尔不管他哼哼,起身,单侧的几串小辫晃了晃。

让专业的来。

往桌上轻轻敲了敲拉花钢杯。貅黛尔心中评价,说实话,麒泓的奶泡发得挺不错,做得了炸弹挽得动剑的手也还算灵活。

即使如此,却还是失败了这么多次,应该是人物自带属性的锅。

她动作轻巧地勾勒着图形,澍在一旁专注地看着,睁大了眼的样子有些可爱。

钢杯被拉高再放低,手腕晃动的幅度有略微的改变,直到钢杯贴上杯沿,最后的一划也完成。优雅而轻柔地,貅黛尔将成品推向澍。

杯中是由简单的棕色线条勾勒而成的,女性的美丽的侧颜。

澍笑了。

“还是貅黛尔比较厉害。”美丽的女性,笑着这么说。

麒泓发出挫败于现实的小小呼声,伸长手臂,“啪”地瘫在桌子上。


一瞬间,我以为自己在做梦。

但是不是的,这不是梦,梦已经结束了。

现在,我注视的是,真实的夜空。

在我存在的时间里,在我与他们相遇然后分离的时间里,这片夜空仿佛永恒般凝固着。

可是,没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在我不知道的时候,星星一次又一次地陨落。
陪伴在我身边的是熟悉的气息。

“你做梦了?”

在夜色笼罩下,梦的精灵这样问我。

我闭上眼,一片漆黑,我又睁开了眼睛。“是回忆。”

她没有继续说话。我们在一起时总是很少说话。这点让我意识到她实际上存在了很久,在我离开之后,她应该会继续陪伴在风舷他们身边吧。

我已经没有余力去想了。

“我想我要回去。”

身体轻飘飘的,却又那么沉重。

她陪在我身边,不发一语。

“那里可能什么都没有剩下——清澈的水、湿润的空气、微凉的土壤——可能都不存在,有的只是凄凉与破败,甚至会更糟,连同腐朽的痕迹也被抹去,什么都没有剩下。”

我呼吸着。光是想象就让我几乎无法呼吸。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想回去,我不知道……我明明很害怕,但我想回去。说不定,我会后悔,会比现在更加痛苦,会陷入更加可怕的黑暗里,但我想回去。”

我几乎要开始忘记最初的恐惧。我可能会因此堕入更深的黑暗。

就算这样……

“回去吧。”

她的声音好像是亮晶晶的东西碰撞后发出的。

“你不会后悔的。”

——所有的一切。

——他接受了全部。

——他说他从来没有感到后悔。

我闭上眼睛。

嗯。



这里现在都不用担心今天很忙这周很忙什么的……反正明天一定会更忙下周一定会更忙!!!

这里现在已经沦落到没有字典(各种字典)就写不了文(各种文)的地步了……但是还是,很多问题【冷漠】这篇感觉写得很不自然......应该不是字数的原因......嗯......

玩貅黛尔头发成就达成!←_←其实这里更想玩大腿~嗯以后有机会的话⊙▽⊙
通常这里偏好的是女孩子们互相黏黏糊糊、男孩子们互相打打杀杀、女孩子推了男孩子←当然具体情况具体看XD

问卷……之后……随缘吧……

突然发现、这里、忘记、点题了......这就是先写题目的下场

评论(4)
热度(3)

© 這裡得亞 | Powered by LOFTER